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友情文章 >

君赠我湛蓝以云际

来源:未知 作者:网络 时间:2014-02-15 14:29:04 点击:
君赠我湛蓝以云际,必以慨当以慷共赴前程。 题记 六月,云华开得好美,还未落入凡尘的梨花香,开始于记忆的深处,渐渐的向外延展,风中,雨中,旷野中,天际中,到处都是那种清淡的香气。 而那抹朝华的思念,却如滚烫的绫罗,渐渐的寂陨成黑夜里的一道光景,
    君赠我湛蓝以云际,必以慨当以慷共赴前程。    ———————————题记

   六月,云华开得好美,还未落入凡尘的梨花香,开始于记忆的深处,渐渐的向外延展,风中,雨中,旷野中,天际中,到处都是那种清淡的香气。

   而那抹朝华的思念,却如滚烫的绫罗,渐渐的寂陨成黑夜里的一道光景,短暂的,而又温暖的。刺目的,即将消逝。

   那年,是你着着一身锦缎,走进了牧野,之后消失在我的视野中。黑夜中,永远都是你的身影,盈亮的,闪耀着。

   空旷的房间里。洁净,没有灰烬,八二分的光明与阴影,各自占据着自己的阵脚,谁都不曾退缩。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里,仿若时光倒流,之后加速行进,一种晕眩感,伴随着那种液体,渐渐的流进胃里,之后发出一种空旷的声音。

   那杯中的咖啡,就仿若未酿成的等待,愈品愈苦,却总有那么一抹的香,唇齿留之。

  黝黑的,荡漾,一片波痕,消逝于苍茫的时间汪洋中。最后一滴,被我倒在了池水里。

   想象中的画面,是柔美的,妖冶的。妖冶的又带着一丝桀骜。

   于是书中的画面开始延展,那也是一层记忆的着落。仿若一片苍苍的青苔,青青的,淡淡的,那种画面。

   “在那梨花盛开的地方,风也熄了,雨不再落,飘羽凝滞于空中,那是远处的苍鹰落下的对世俗的一抹牵挂。”

   “云端的鹰鸣,一声拂过一声,仿佛裂开的锦缎,渐渐的酿出一种节奏,直至那些犀利的声浪,割断了朝期,割断了牧野,于是回忆中伫立的那个人影,只还剩下了你一个。就那么硬生生的伫立在那里,歌唱起永恒,却比离别更加的悲伤。”

   读一段,就写一段,仓促的落笔,却不觉眼中也落了层层的悠长。悠长而又昏寂,就像常常经过的那些巷子,微弱的光亮,却总是那么的热烈。

(那年,那你手拈梨花,身穿锦衣,你笑得柔美,仿若那云天之上,直射下来的一抹光线。

   “康城,你大约还记得吧,就是前些年的时候,这些梨木都还小的很”

   “未曾想到,经历了这颠簸沧桑的一世,自己变老了很多”

   “康城,你是否还记得我唱给你的歌,那是一种寂寞的鸣奏,是一曲梨园的哀怨”

   是否还曾记得,那首久远的诗歌,“你轻轻的来了,正如我悄悄的消逝”

   “康城你错了,你背错了”

   时光产生的错乱,足以让我们在那些凌乱的光华里,再无立身之地。

   一片蓝荫下的旷野,绽了一曲离歌,闲了几分箫曲,少年未曾成熟的情愫,渐渐的在风中晕出了一片朝识。)

   于是故事从此开始延展。

   记忆中的梨园,是一座静谧的城池。

   风淡淡,雨清清,云端裂了锦缎,割出一片湛蓝,忧悒的情绪,无法排解,渐渐的韵成了六月天里的雨,断断续续,不曾道别。

   三路的公交,殷红色,那种血迹一般的灿烂,于午夜时分,停止鸣奏晦涩。

   盖着被子,夜里的恶寒,依旧一阵阵的袭来,哆嗦,身体僵直,鼻息里发出粘滞的音调,呼出的热气,无法在空气中形成一片雾迹,但是真的很冷,气温表上显示的是零上九度。

   鸽群在午夜的时候,突然一片绽飞,呼啦啦的一片白色踪影,消失在暗蓝色的夜央,没有星辰,庞大的都市里,没了聒噪,便剩下了一大片的空虚,寂寞,冷。

  一点钟的时候,醒来一次,看看表,离天明还早,泡一杯咖啡,高高的摩天楼层,像一条男士裤拉带的街道,灯火还有些仓促,人流洗不掉,于是就那么附着在那条裤拉带上面,形成一片印痕,密密麻麻,仿若是针线的针脚。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