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浔的散文,描写南浔古镇

来源:未知 作者:月夜 时间:2013-09-21 12:18:33 点击:
轻轻地翻开尘封的历史,古朴的气息迎面而来,雕花的窗棂,高巍的牌坊,那些曾经流动的灵气,如今已斑驳成影,静静的守着岁月的年轮。--------滴墨成伤 秋高气爽的节气,带着久违的心情,我走进南浔,传说中她以一镇之地,而拥有五园的气魄,实在让人神往。我

      轻轻地翻开尘封的历史,古朴的气息迎面而来,雕花的窗棂,高巍的牌坊,那些曾经流动的灵气,如今已斑驳成影,静静的守着岁月的年轮。--------滴墨成伤

     秋高气爽的节气,带着久违的心情,我走进南浔,传说中她以一镇之地,而拥有五园的气魄,实在让人神往。我执着的脚步,将要印在这片土地。都说南浔不单外美,而且内秀,还有着浓郁的文化气息,所以我们千里迢迢慕名而来,为一睹水乡诗画一般的古镇神韵。

     历史的脚步如此轻悠,那古老的石拱桥、夹河的小街水巷、依水而筑的百间楼民居,蜿蜒逶迤的河道,相连的石桥,依然还是历代文人的水墨画里的清秀模样。乌瓦粉墙,河埠石阶,木柱廊檐,小船来往,蓝天白云,水中倒影,都是那么的清幽雅致,仿佛进了仙境。

     穿过小巷,踱过古桥,四周的景色尽收眼底,河岸黛瓦粉墙绿柳拂水,与河水中的倒影融在一起,河边洗衣的姑娘,映着俊俏的脸庞,潺潺的河水,在阳光下形成了暖色调,河岸中西合壁的巨宅宏厦、还有高过墙头的古松翠柏,依然无言的诉说着她千年沧桑的岁月。

     眼前就是一幅古朴、淡雅、怡然的诗意水墨画。
 
     一直以为小莲庄是一个庄园,没想到原来是座私家花园。它位于鹧鸪溪畔,碧水环绕,幽深肃穆,是清光禄大夫刘镛的庄园,以义庄、家庙和园林三部分组成,因慕元代大 书画家赵子昂建湖州“莲花庄”之名,故日“小莲庄”。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替小莲庄的门楼遮着阳光,历史的余韵在它古老的青灰瓦上婆娑了一道道年轮,它依然深情的眷守着这片土地,无言地诉说着过往。手指轻轻抚摸着微凉的门石,却意外的触碰了它静默的沧桑美感。

     进得院子,庭院里几颗百年古树参天而立,绿木深深,不染俗尘,莲池曲桥,奇峰怪石,据说内园的假山用太湖石打造的,岩石玲珑,惟妙惟肖,重峦叠嶂,湖石叠峰,清静幽雅,匠心独特,幽曲成趣。

    外园有10亩荷花池,一池荷绿,自小没少见了荷田,但是这葱郁的外围环绕而成的确实头一次见,漫步池畔,荷风袅袅,顿感心情之爽,亭亭的荷叶,饱满的莲蓬,清荷的淡香阵阵飘来,古往今来,咏荷的诗句多不胜数,而我此时却找不到最合适的词来形容她,一尘不染的姿态,成就了一颗高洁的心,花开莲现,花落莲成,从花开到花落,清荷的每一个努力都功不唐捐,一个“成”字就道出了一个学者的梦想。

     荷田的南面有一个角楼做点缀,尖顶,四周翘起,坐落在树荫中,亭台榭廊,荷田泱泱,移步之间那种步移景异,颇具匠心,更为这座荷塘增添了一份小家碧玉的绰约风姿。

     随着导游往前走,在一座牌坊前面停了下来,这个牌坊好有气魄,高大伟岸,需用仰望的姿态观赏,楼顶石板是筒状瓦陇,正脊两端雕饰鸥吻,张口吞脊,尾部翘卷;相传石雕鸥吻能避火镇灾,这下更是深信不疑了。垂脊雕饰吻兽,不向内衔脊,而是向外张望,从构造上来说,吻兽并非单纯为了装饰,而是用来加固正脊,防止渗漏的。檐下嵌立着一块竖匾,匾额上书刻“圣旨”两个大字,匾额的周边雕饰飞龙图案。下面镌刻光绪皇帝御书的“乐善好施,”个大字。是清光绪皇帝为嘉勉刘镛长子刘安澜,生前捐资赈济湖北水灾,而颁赐乐善好施准予建坊。刘家待人处世善用孔孟的“中庸之道”,四川、安徽等地闹饥荒时,他们曾出钱资助,在南浔本地也经常接济贫苦百姓。因此博得“乐善好施”的美名。

    家庙门厅前西侧,有一座为守寡的刘家媳妇立的贞洁牌坊。刘镛长子刘安澜20岁早殁,他的夫人邱氏抚养继子刘承干,坚守贞操,誓不改嫁。末代宣统皇帝溥仪为旌表的她的贞洁而赐额兴建了这座“钦旌节孝”坊。御赐用青石雕制的牌坊正楼中间高悬雕龙“圣旨”牌匾,这也算是属于最高等级的圣旨牌坊了。下面雕镂中心就是“钦旌节孝”四个大字、挥笔有力,典雅古朴。牌坊中间有两块“下马石”,一对蹲坐的石狮子,镂刻精致,憨态可掬。导游小张笑嘻嘻的告诉我们别走错了门,因为经过牌坊是大有讲究的。中间的大门是官家行走的;左右两边小门是女眷行走的;至于佣人、丫鬟等下人只能从牌坊与墙之间的小空隙通过。于是,我们这一群游者都整了整衣衫,收起笑容,迈着方步从大门端庄而过,不管怎么说,总算过了一回官家的瘾了。

     一直以为这种牌坊是值得家族炫耀的,应该建于村头或者庄园大门外面显赫的地方的,而“乐善好施”和“钦旌节孝”两坊却是竖于庄园隐蔽位置,而且龙纹藏头露尾的,唯一的解释也许就是不张扬,不露财的意思吧!

     回头再瞄一眼,心里却失落的很,原来传说中的贞节牌坊就是这个样子的!多少年的风雨吹打,它仍傲然屹立。而我却是很不喜欢,那么有气魄的牌坊却禁锢了一个女人的青春,这个表彰女性从一而终的门楼,封建的伦常秩序,不知埋葬了多少鲜活的生命。青灯荧荧,孤眠独宿,漫长岁月,从始而终,心中的痛苦,让人难以想象。今日看到这历史留下的产物,心里暗暗地替那些女性们叫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至理名言,就彻底埋葬吧

    刘氏家庙与园林长廊一墙之隔,是刘氏家族祭祀祖先之所。传说只有被皇帝封侯过的姓氏才可称“家庙”,其实说白了这种宗祠文化也就是一种“怀抱祖德”“饮水思源”的孝思表现,无疑这也成了家族炫耀的资本。家庙坐北朝南,门前有两座石牌坊和两只石狮,里面装饰豪华,富丽堂皇,雄伟壮观,从南至北依次为照壁、石牌坊、门厅、过厅、正厅和馨德堂等。那高高的门槛实在让人难以跨越,那是声望和地位的象征,刘镛官居二品,他家的门槛自然就高了。家庙门口有两个大石狮子,母狮子怀抱一头小狮子,面容慈爱;雄狮子就比较严峻,一副深沉的样子,我想这一定是暗喻刘家的家训——“慈母严父”吧。

     家庙正厅厅堂高大,气宇轩昂。明间高悬的是宣统皇帝御赐的“承先睦族”九龙金匾一块,由此可见刘家的荣耀,非同一般那。

     馨德堂在家庙正厅的北侧,是一座楼厅式的建筑,底层面阔三间,周转卷棚轩廊,楼上四周有宽大的周转廊,古人都称之为“走马楼”。馨德堂装饰十分讲究,门窗棂心都用硬木雕出钟、鼎、钱币等博古纹饰,四周用卵石瓦片花街铺地,财富和文化挂钩,才会有这么高雅华丽的品味。

     接下来就到了藏书楼了,南浔文化底蕴深厚,人材辈出,书香飘逸,空气中弥漫着和谐的暗香,每一个到过南浔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来南浔,就要亲眼见证嘉业藏书楼的规模。

     嘉业藏书楼的主人刘承干是南浔“四象”之首刘镛的孙子,因清帝溥仪所赠“钦若嘉业”九龙金匾而得名,这四个大字使得整个厅堂蓬筚生辉。整个楼型像一个口字,中间是一口井,楼下辟有“诗萃室”、“宋四史斋”、“嘉业厅”,楼上辟有“希故楼”、“求恕斋”、“黎光阁”。光看名字就觉得里面有很多的蕴意。我对“宋四史斋”还是知道的,它主要是“前汉、后汉、三国志、史记”四本史书的刻本。这些刻本都是用红梨木雕刻的,因此能保存较长的时间。它们是镇库之宝,所以才设“宋四史斋”专藏。白色的墙,青色的瓦,一棵大树洒下阴凉,书香阵阵,引人静心,真想坐在屋内的老式木椅上读一卷诗书,感受一下书楼的氛围。这座藏书楼不仅以收藏古籍闻名,而且以雕版印书蜚声海内??逃∈橹?,有不少是清政府禁书,刊刻甚精。是中国近代规模最大、藏书最丰富的私家藏书楼,真的好羡慕呀。

     如此小莲庄,百年古樟树,幽幽青石板,太湖石假山,碧绿清荷,参天古树,还有富可敌国的藏书,藏书楼内翰墨飘香,宣统皇帝钦赐的匾额闪着金光,若能拥有此楼,此生无憾??!

    一路风景走过,亲眼看着这些随历史岁月流逝的痕迹,任凭晓风垂柳拂面,心中不免波澜起伏,我的脚步一直不曾停留,相机的镜头一直在闪,我的目光也一直在贪婪的观赏,而我的心,也在一刻不停的思索着。

     这就是令人神往的南浔,它深厚、广博、远古,像一部传奇;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透着古镇的独特韵味;古桥老屋、小巷流水,都深深的镌刻了古镇的人文与历史;水乡名镇,岁月流逝,风风雨雨,风韵依旧。

     车驶出南浔,我依旧在回味,把沿途走过的风景一一从脑海中翻出,细细品读。不禁频频回头,心里分不清看的是现实还是历史,那依旧挺拔的古松翠柏记录的那些豪门深宅的沧桑变迁,无疑也给后人留下了思考画卷。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