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原创文章 >

倘若,眼角有泪,就当是一滴走错路的晨露吧!

来源: 作者:桃夭 时间:2013-10-16 20:22:41 点击:
抬首,便惊落了满天的星子,浅酌夜色即醉了凭窗的眺望。昔年月镰割破的衣裳,如今由初秋的薄风缝补。但饮一杯吧,且醉。醉了有梦!梦里烽火硝烟,梦中亦有大梦,只是,梦里接不住一叶飘坠。 ————题记

  抬首,便惊落了满天的星子,浅酌夜色即醉了凭窗的眺望。昔年月镰割破的衣裳,如今由初秋的薄风缝补。但饮一杯吧,且醉。醉了有梦!梦里烽火硝烟,梦中亦有大梦,只是,梦里接不住一叶飘坠。————题记

   【他;故园寻踪】

   叹息声幽,何以得畅怀?故园庭中,几丛芳草萎黄,残瓣掩径。轩窗开处,已显破败的颓痕。遥想那一年,窗前梳妆的你,一面灵境倒映如水容颜,眉似远山黛,唇如樱桃红。莺啼婉转,轻吟出那唯美的诗篇;

   裁一段心事,镌绣诗词歌赋序;
   撷两片流云,绾结宫商角徵羽;
   三点檐下雨,弹拨铮铮弦;
   四月箪花锄,寻溪葬花魂;
   五月临窗坐,细嗅蔷薇香;
   六瓣梨花梦,飞雪入绣帘;
   七是鹊桥误,盈盈相思点化成;
   八月桂子粘翠袖,碧海青天夜夜心;
   九来开启槐花酿,斜倚修篁独自尝;
   十指蔻丹血玉红,对镜点唇暗泣伤;已觉秋来秋不尽,那堪秋雨助凄凉;
   十一月来朔风寒,阴气凛冽下微霜;雪掩柴扉行不出,十二朵白梅锁轩窗。

   那一年,正当此时的八月,桂子含苞,已然在院中暗吐芳馨,仍有秋蝉的鸣唱,萦绕不绝。我伏在案前,细观花期正盛的菊;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她;莲瓣迷梦】
    八月的夜空,凉薄的风吹寒我的衣袖。步下石阶,一汪莲池摇曳凝香,远方的你,那时而触手可及,时而遥望无痕的影像,就像一幅浸满水渍的绢帛,分不清起承转合的衔接。于是,轻轻坐在阶前,阖上眼眸,你便至暗夜中行来;相对无言,缄默坐断!

    如果,行走淡远了记忆,倾诉的语言搁浅在心底;
    如果,双眼再不为光亮所见,瞳孔陷于无望的幽暗;
    如果,根植于灵魂的执念,使我们涉足泥沼,举步维艰;
    如果,世间遍布荆棘,命运将我们掷于途中,便自行离去;

    彼时,将由谁来救赎?谁来接引?谁来航渡迷津?

    那么,可否,在靠近心湖的地方,修筑一间可供栖息的小屋?屋外种植几杆青竹,几株白菊。
    夜来听一川风过疏竹的天籁,饮一盏浸润菊香的清茗。抑或,可掘一蕖莲塘,在明月照彻的子夜,悠然踱步于绿苔覆满的池畔,莲香轻飏,绿漪微荡,一汪柔波倒影你的身影。那时,我们可以相对无言,让风声代替我们的语言,让蛙鼓蝉鸣协奏,而我,将为你横笛一曲;水清月现,照人清凉。

    而此时,露浓更深,弦月西坠,我只想倚在你的怀里,如莲瓣卧在叶中。幽香透彻心扉,至你的眉宇处烙印吻痕。凝碧的叶,储存了盈盈浅秋的忧伤,抽脉络为线,刺绣素洁。任八月迤逦走来,而我,只执一枚莲瓣做投递的笺函。
 

   【他;最后的尾声】
    涉水步入江湖的风起云涌,收敛露水打湿的青衫。
    咀嚼杜宇泣血的鸣啼,以你的名字入酒!
    山川有明月相伴,万里风烟,披一身寂寥独行!又言说,这寂寥是傍身的灵魂,由得世人评说与言论;是大漠风沙烈,还是塞北胡笳寒。
    苍穹之下,总会递来一碗映入月色的浊酒。饮罢!醉去!醒来!
    倘若,眼角有泪,就当是一滴走错路的晨露吧!

   【原创:QQ77102061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