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校园文章 >

桃园楼上的烧麦 外边的蒸蛋

来源:www.bjqlshy.com 作者:岁月无声 时间:2015-08-08 19:16:07 点击:
车启动了,我没有往车子离开的方向看,我知道我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我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觉得胸口很闷很沉,鼻子也出不来气了,脚好像也没有移动的力气,终于喉咙一梗,鼻子一酸,眼前一片模糊……
桃园楼上的烧麦 外边的蒸蛋
桃园楼上的烧麦 外边的蒸蛋(校园文章)

夜雨依然如丝,细细柔柔,飘飘忽忽,万物变得像鬼魅一般。师大的校园已经大了好多好多,出租车上的我却忐忑如吊水的提篮。

中午朋友店面开张庆典酒会上,接到一个声音有些沙哑的女人电话,酒会上人多吵杂,一时竟然没有听出是谁。最后电话那头竟然说出来,我以前大学时女友的名字!顿时语塞难受,简直如便秘一般。喉咙上感觉不仅仅是鱼刺卡喉,还有喉咙下面的心跳好像停止了一般,竟然突然不知道该说些啥才好。十年了啊,整整十年了。

酒会上那一桌只有一个人喝酒的我,不知道啥时一扎红酒被我喝完了,才突然想起来,和她约好了一起吃晚饭。于是匆匆告别朋友,一路火速回府。出来时已近下午两点多了,坐在车上才发现喝了这么多红酒后果有点严重。到家时赶紧让小孩自己玩,于是一头啥也不想就在沙发上先躺下再说。真是见鬼,竟然不会睡,一遍一遍勾勒她现在的容貌,见面的情景,会不会像庐山恋、铁达尼号啥的里面的情景,一遍一遍想着、勾勒着,啥时睡去也不知道!

醒来时已近四点半了,于是赶紧起来,小孩和他的伙伴还在疯玩。冷水洗脸,头还是有些痛,于是又泡了一杯铁观音,看看时间还是很充足。于是打电话给老婆汇报情况,我也没有任何隐瞒,直接就说大学时的谁谁谁还知道吗?她现在金华,约好了一起吃完饭。老婆首先一惊,然后很快就镇静下来了,说好的,自己各方面自己注意点就好,会很快下班的。唉!老婆就是老婆,很会理解人和体谅人啊,真是个好老婆!心里默道。

忐忑的情绪又开始蔓延了,又不知道该做啥了,电视打开,小孩还在疯闹,竟然好像和我无关,这时电视里正好在放陈奕迅的《十年》,很晕,严重郁闷。几次想直接关掉电视,但好像就在要关掉之时又没有了勇气,听着听着,却忽然有了想哭的冲动,肺里的气体好像堵住了一般,感觉越来越难受,鼻子很麻,当然也很酸,努力的不敢眨眼,使劲想将眼泪留在眼眶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

出租车很快就看到师大的校园了,于是拿出手机给她拨了过去,她说在大门口,我问他是东门还是西门,结果他竟然不知道是哪个门。于是我说会在西门,就是原来我们上学时比较熟悉的那个门口等她。刚刚挂完电话,只见外边的雨依然没有停的意思,依然还是细细柔柔飘飘忽忽。真是奇了怪了,这时出租车上的广播上竟然有好像有预谋一般又响起了陈奕迅的《十年》,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快要疯了,简直就是有放声大哭的冲动……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了校门口,问司机多少钱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简直就是遇到鬼了,这时《十年》的那首歌也放完了,于是在出租车“欢迎下次再乘坐”的毫无表情的问候中赶紧逃离这“鬼车”。

也许是下雨的缘故,校门口的人不是很多,稀稀拉拉的,但是宽敞的门口灯光很亮。明显感觉心跳在不安的跳动,又有些想起《十年》中的那几句歌词,左顾右盼根本没有发现人,难道会在里面?于是掏出手机打了过去,还是有些沙哑的声音。我连忙说道,我已经在校园门口了。她说正在走过来,前面的校门口就是啊,行知学院啥的,我一回头就是我站的这个问口??!咋没有看到呢???终于看到校园门口外面有六七人一伙,我们电话还没有挂,但已经听到她略沙哑的声音了,于是在几个人之中用目光搜寻……

但只见,秋风秋雨中,一样风貌依然旧。亭亭玉立依旧,说话声音却真的很沙哑,还是以前的发型,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好像是稍微烫了一下,显得略微卷曲,说实话还是记忆中的一样好看,说话时却带了很浓她当地的乡音,脸庞比以前胖了一些,但好像显得有些疲倦和颓废,不禁想起“容颜易老花易落”的感叹,心里此时却出奇的平静。于是几秒镇定后,向她介绍现在的大门已不是以前的大门,于是向她指点原来的大门的位置,还有旁边依然在的烛光湖、烛光曲,以及就在原来大门方便的收发室,哈哈,这就是我们当时非常期待的地方,因为粮草就是从这里来的??!

好像记得骆家塘这个地方的饭店应该是很多的,今天却发现好像突然消失了很多,根据波波提供的情报也说在原来地平线的位置饭店应该是很多餐饮的,终于看到一个饭店,根据个人以前吃饭的经验,应该一般马马虎虎还是有的,于是进去用金华本地的话问老板我们用餐的意思,选了一个包厢坐下,清点人数连我自己才五个人,原来还有两个她的同事大概是有人来接的缘故先走了。

让她的同事点菜,但是好像他们很拘束,似乎啥也不敢点,于是我拿了一份菜单给她,我自己也拿了一份菜单,点了铁板蛏子、开胃羹、葱油毛芋等,结果很郁闷,蛏子没有,开胃羹也被她提议改成了酸辣汤,于是又点了辣子鸡等,在最后想起来了,本来想点一个花蛤蒸蛋,结果花蛤又没有,所以只有蒸蛋了。我记得以前和她一起时,有几个菜是第一次吃的,桃园楼上的烧麦,外边的蒸蛋??纯凑没褂幸桓鼋鍪5挠Ω靡残砜赡艽蟾拍芎染频哪型?,于是又对老板叫到,双鹿纯清一箱。他们和她竟然好像非常严重的惊讶,看他们的吃惊程度不亚于好像准备要把他们喝死一般。

菜也陆续上来了,酒也备好了,她就坐在我旁边的位置,她还帮我用开水冲了冲其实已经消毒过的筷子。我一回头,很熟练的“啪,啪”开了两瓶啤酒,结果他们队伍中唯一的男同胞竟然不喝酒,我大晕狂晕。哪些美女们也一样均不喝酒,她就在我的右手边的位置,大概看出了我的尴尬,把玻璃杯递了过来,于是我倒了一杯给她,同时给他们不喝酒的一伙叫了饮料。

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的过程其实对于会喝酒的来说,其实酒是喝的很快的。而且我也还一边抽烟,我基本就是在和她聊天,她的同事们也不再那么拘束了,这样也好,我尽然可以畅聊,偶尔的话题也会点及到以前一起的日子。整桌五个人基本上就是我和她在说,其他的各位也就偶尔用饮料敬酒,再顺便聊上几句。

我忽然发现,她的很多动作竟然和以前一样,于是转过头对她说了她的动作咋还和以前。她反说道天生的,没法变啦。

端起手中的啤酒和她碰了一下,我一仰头,直接下肚,于是拿起第三瓶啤酒又给自己倒满一杯,这时对面她的同事说我咋只喝酒和抽烟,咋没有看我动筷子,这时才发觉原来我一直在一个人喝酒、抽烟,筷子还真的动的挺少。

很快第三瓶啤酒就剩最后一点了,于是又全倒进杯里,很顺手又拿起第四瓶准备,也就在同时听到了几乎是全桌的人说不要开了,我又再次狂晕,酒又不是你们喝,搞啥泡泡!于是自己一把将其打开的同时,反对的声音戛然而止,顺便又给自己有点了一根烟。

其实我是知道他们怕我喝酒时间太长,耽误他们的火车。这时她小声的说酒少喝点,烟少抽点,晚上你不是还有事情吗?这时才想起来晚饭后,我朋友会到师大这边接我回去的。

又是自己和她一边聊着现在的、以前的还有同学的,我依然一边喝酒一边抽烟。似乎她的几个同事实在等不牢了,说已经吃的很饱了。此时我依然吃菜吃的很少,依旧抽烟和喝酒,终于第四瓶酒剩了最后一点,于是倒了一点她的杯里,剩下的全倒进了自己面前的杯子,拿起酒杯轻碰了一下。提前起身,付账。

离开饭店时,她问老板拿了牙签,又一次惊奇发现。居然还是和以前一般模样,牙签一拿就是差不多十根,然后就是无遮无拦张牙舞爪地剔牙,汗!

此时外边的雨依然在下,很是烦人!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又开始有些心酸的感觉,因为我知道很快又是离别的时刻,又看到了她脖子上那颗曾经无数次亲吻过的痣,依然还在,她大概没有注意到我不安,又些异样的神情。

就在此时,就看见前面的K37路公交车已经开来了,而且饭店出来大概只有十步的地方就是公交站,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几个同事就已经飞奔而上了,她好像也没有做好一些准备,回头看我一眼,木讷的跟着她同事上了车,我也走到了公交车的方便,公交车的窗户玻璃是不能打开的,她先是坐了一个背朝我的位置,然后转头向我,她微微笑,我不自觉的伸出手,把我的手贴在玻璃上,她也伸出手贴在了玻璃上。瞬间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走到了后面脸朝前面靠窗的位置坐下,我也走到了后面,我们的手又隔着玻璃贴在了一起。

车启动了,我没有往车子离开的方向看,我知道我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我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觉得胸口很闷很沉,鼻子也出不来气了,脚好像也没有移动的力气,终于喉咙一梗,鼻子一酸,眼前一片模糊……

我们一样青春过,一样美丽过,无论我们现在如何,我们依然保存那份社会上所没有的纯真,我想对她说,以前我们在一起时,你曾经问我高中时的那个女友,我是否依然等待?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很想跟你说,如果我们依然有缘,无论今生还是来世,我愿化身石桥,任他风吹五百年,任他日晒五百年,任他雨打五百年,只为你再次桥上经过,舀水浇花!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