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路弯弯

来源:未知 作者:网络 时间:2013-12-03 22:27:31 点击:
山娃死了,是最近回过村子里的人带来的口信。我大为疑惑,山娃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死掉呢?他的死颠覆了我曾经大言不惭说过的一句话,若要长寿,没心没肺! 山娃姓刘,原本是地主家生完三个闺女之后期盼所生的独苗苗。原本也不怎么懂得生存,至家道败落之后因为又懒又不
   山娃死了,是最近回过村子里的人带来的口信。我大为疑惑,山娃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死掉呢?他的死颠覆了我曾经大言不惭说过的一句话,“若要长寿,没心没肺!”

   山娃姓刘,原本是地主家生完三个闺女之后期盼所生的独苗苗。原本也不怎么懂得生存,至家道败落之后因为又懒又不会干活,最后竟落得个“流离失所”的下场。本来还是有人同情,可怜并且照顾着刘山娃的,可他实难改地主本性,不仅拆光了自家留下的房子还会在半夜偷偷摸摸去拆别人家的房子,据说是为了找柴草取暖。“奸,恶,淫,坏.”最终被本村父老给赶了,至落得连块要饭的地儿都不给他。

   我回小经老家居住的那一年,刘山娃已经在山洼的草坡坡上露天居住有二十年光景了,无论冬夏,他就只穿那一件黄军大衣,破破烂烂.没家没业,像个乞丐.据婆婆说,“那是个恶家伙,见了他,你千万别理也别同情,趁早躲远.”
每当我问到刘山娃怎么没被冻死的时候,婆婆会撇着嘴说:“那么个没心没肺没肝的家伙,活不过百岁才怪呢!”我记住了婆婆的这句话。

   那一年,我几乎每天都见到刘山娃,他算是我的邻居,就那么孤孤单单堕落在我屋子斜对面的草垫子上,睁眼闭眼的就能看见他像野人一般的身影,悠闲自在随意。碰面时我从没有正眼看过刘山娃,可他破破烂烂的形象却令我记忆犹深,我对他有很多不解,没家,没房,没产,没业,没铺的,没盖的,没吃的,他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庄子上的人都懒得提刘山娃,他是存在的,可他似乎又是无影的,几乎没人愿意大大方方的用眼神看他.刘山娃,对同村的人来说,是极其熟悉也是最为陌生的.

     而我,一个来自遥远地方的女人,对村子里的人来说,我和刘山娃的境遇几乎是一致的,是陌生的也是无影的,他们不知道我是谁  ,也根本不知道我来自哪里,最终会去往哪里?就像刘山娃的生死和我的来去,对他们都是无所谓的.

    有一次和刘山娃碰面,他站定而后问我:"江宁媳妇!你就要走了!"我吃了一惊也吓了一跳.好在他说完就忙忙捋了捋破烂的黄军大衣而后甩着袖子走了.刘山娃是庄子上唯一和我主动搭话的人。

     不久后我真的走了。临走时在车窗前,我看见刘山娃面朝车的方向张望,车的后方有我的背影。刘山娃也是庄子上唯一为我送行的人。

   很多年过去,我没怎么再回到当年的那个村庄,可我还没忘了那个族人恨之入骨的刘山娃,尽管别人都骂他是“刘傻子。”他走了,他也来过,在这世上,也在我心里。

:   从这些辩论来看,鄙人有些人对新诗旧诗的评论比较仅仅限于形式,这有点禁锢,我觉得一首诗,无论古今,能流传与否与其间的“情”有莫大的关系,那么多的古诗,能流传,是因为诗人把感情倾注其间了,那新诗呢,譬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为何流传如此之广,意境如此之美,此一“情真”,所以说到诗体的创新,形式似乎不是那么重要,而重要的是融入其中的情,所以我认为“有诗不一定有情(像江兄所说的一些无意义的歌词),但有情一定有诗”因此看了您的“打油诗”我觉得那些只拘于形式的评论本身就有问题了,因为您的“打油诗”里面有情,所以,加上创新它就能有突破,不知江兄是否认同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