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楼

来源:未知 作者:网络 时间:2013-10-06 12:14:44 点击:
传说风雨楼是一座会移动的楼阁,夜行百里;传说风雨楼是一座只能在夜里出现的楼阁,暮时现,晨时散;传说风雨楼中住着鬼魅,他们以人肉为食,以人血为饮,罪孽深重,故无法现于日光下,世人眼中。江湖中人一听到风雨楼三字,便闻风丧胆。无论白道黑道都得让

   传说风雨楼是一座会移动的楼阁,夜行百里;传说风雨楼是一座只能在夜里出现的楼阁,暮时现,晨时散;传说风雨楼中住着鬼魅,他们以人肉为食,以人血为饮,罪孽深重,故无法现于日光下,世人眼中。江湖中人一听到风雨楼三字,便闻风丧胆。无论白道黑道都得让出三分。坊间妇人更是常常以风雨楼三字来恐吓夜间啼哭的婴孩,百试百灵。
    只是木睛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加入这个只能在传说中存在的组织。
    那一年,木睛十三岁。他只是街边的乞儿,唯一的亲人便是老乞儿木瞎子。
    记得那一天,他惦念着隔壁村的花鼓戏。于是他瞒着老爹,偷了几个铜棒,坐上牛车走了??赡鞘钡乃挥邢氲秸且蛭庖淮蔚囊馔?,他开始了另一番的人生。
    回来时,木睛还是步行的。他提着手里的酒罐想着,多走几步路,剩下点钱便给老爹买坛子酒赔个不是吧。
    天已经黑了,可是今天晚上却异常暖和,天空中泛着异常的光。不知怎的,木睛只觉得心里有点难受仿佛失去什么重要东西似的。走了一会他才发现原来天空中那异常的光线,竟是火光。他心下一堵,因为那着火的方向竟是自己的村庄。到底有多大的火势才能造成这漫天的光亮,十三岁的木睛不敢想象,他只是向村子的方向疯快地跑去。
他来到的时候村子里静悄悄地,只有大火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过年时候放的鞭炮一样??墒俏裁创蠹叶继稍诘厣夏??木睛想不明白,几个时辰前还是温暖欢笑的身体,几个时辰后就冷冰冰不会动了呢。他漫无目的的穿梭于‘人群’中,终于在一张脸面前,定格,停下。他一动不动看着地上那个人,自己手里还拎着给他买的老酒;已经想好了怎么躲打的路子,还没告诉他呢,对,还没讲呢,怎么就让老爹睡了呢。他打了自己一个耳刮子,清醒些了,像往常一样笑嘻嘻的走到老爹身边。
   “爹,今天我去邻村讨饭,那儿的人可好了给了我一个大肉馒头”
……
   “爹,今天隔壁村有演花鼓戏,听说可好看了”
……
   “爹,将来儿子有钱了给你请一个戏班天天给咱演,爱看什么就点什么”
……
  “爹,儿子给你买了坛老酒,您放心儿子一口都没喝。”
……
    可无论这个少年怎样的喊怎样的哭泣,地上的人再也不会站起来,摸摸他的脑袋笑着对他说“乖儿子,等爹存够了钱就去给你讨房媳妇。”
    半月后,少年将村子里的人一个一个的埋了,突然发现老爹的手里握着东西,他把老爹的手掰开,一块做工精细的牌子,沉甸甸地搁在他手心上,少年认得字不多,可那三个字却恰好能读出‘风雨楼’。
    梧桐树下的一名男子,风华出尘,他靠在树干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孩子的表情,仇恨,愤怒。他舒服的闭上了眼,精心设计了一场十年后的浩劫。
五年后……
    起剑,落剑,一个巧妙的?;ㄐ樯?,轻松的化解了一招‘白鹤归尘’。‘晃铛’一声宝剑落地,“师姐,承让了”男子低沉而又温和的声音响起。
    少女不满的撇撇嘴,“木师弟,你的武功又长进了。”男子不可置否,只是微笑着告辞。一路上,所有人都悄悄打量着他,这个风雨楼的年轻的弟子,面色如玉,温文有礼,又加上天赋异常,短短五年时间内便学会副楼主的武学精华,将来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木睛微笑着忽视身边的各种眼神,谁又会知道那张年轻英俊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满目疮痍的心。犹记得五年前,他看到那个梧桐树下的男子,白衣飘飘,仿佛随时会羽化而去,他用戏谑的语气问他,要不要报仇?他想都没想便点了头。他说,我可以帮你找到风雨楼,但是你要帮我杀一个人。谁?他问。风雨楼楼主林寻真。好,少年不加思索的回答。
    我只给你十年的时间,这十年你可以用任何方法,哪怕是拜林寻真为师,但是你的最终目的是杀了她,否则……他停了下来,意味深长的看着木睛,修长的手指替他拂去额边的碎发,一张少年略带稚气的脸庞便出现了。否则,我会杀了你。少年定定的看着他,转瞬这个男子忽地笑了,桃花碎了一地。也许你不怕死,但是我会让你的老爹死后不得安宁,这十年内我不会让他尸体腐烂,十年后你若杀不了林寻真,我便将他一刀一刀割了,喂狗。少年看着他,苍白的面容,黑色的瞳孔里充满着怨气,没有底。十年后我会杀光风雨楼所有人,但你若敢碰我老爹一根手指头,我可不会把你喂狗这么简单。少年平静的说着,稚气的脸庞上找不出一丝波澜??墒前滓履凶雍龅鼐托Σ怀?,因为他忽然间觉得这个孩子的话也许会实现。但是顷刻,白衣男子又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态,他慵懒的靠在树干上说,那你记住了我叫叶寻歌。
木睛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不知不觉已来到副楼主的住处——老松阁
    门环轻扣,年轻的弟子持剑而入。屋里点着檀香,香雾袅袅,一老翁搁下手中的书卷,慈善的打量着这个年轻的弟子。木睛恭恭敬敬地向老翁行了个礼,道“副楼主”。
   “哦,木睛来了”老翁笑呵呵的道,像一个慈祥的老者见到孙儿般和气,可这一切在木睛心底却又泛起一阵恶寒,因为他总是忘不了,十三岁那年的火光,满地的尸体。这些人面上有多么良善心 底便有多少恶毒,总有一天他要撕开他们的面具,看看那一颗恶毒的心。这样想着,他平静下心中的愤恨又恢复了那个温良和训的摸样。
“是,副楼主有何吩咐?”他低着温和的说。
    老者捋了把白花花的胡须,“木睛,半月后便是楼主出关的日子,你虽年轻有才可也得好好锻炼,这诸事便由你准备吧!”
    木睛入风雨楼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五年,那位名满天下的风雨楼楼主却一直在闭关。她要出来了,木睛怔怔的,一时间竟不知作何反应。林寻真,这个他用一生去仇恨的女人马上就要出现在他面前。杀了她吗?他下意识的握紧了剑柄,心脏起伏地那样快。
    旁边的老者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异样,食指轻轻点上了他的百会穴。木睛一回神,看见眼前的副楼主,那双眼睛冒着与他年龄不符的锐光。风雨楼上下皆知副楼主仙风道骨,一派高风??烧娴氖钦庋??木睛心里有了怀疑,这个副楼主到底有多少秘密。不过木睛还是谨慎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半月后,整个风雨楼都紧张兮兮的终于这一天,由副楼主带领着。大家在微雨阁外,静静的等待着。
    两个时辰后,门开了……
    木睛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这辈子他第一次见到,风雨楼楼主——林寻真
    门渐渐地开启,木睛握剑的手不自觉的紧了几分。
    原来以为风雨楼楼主会是一个高深莫测的人,最起码她的年龄不会比副楼主小……可他见到却是一位二十三四女子,有着柔顺的眉眼温和的笑容,黑白分明的眼睛,干净而又清澈,仿佛是一座观音,用着悲悯世人的眼神,俯瞰众生。她就那样站在微雨阁的门口,细腻白皙的皮肤暴露在阳光下微微可以看见里面的血管。阳光在她的睫毛下投着长长的阴影,就像两把小梳子一样。她的目光扫视着众人,一双桃花目里是深不见底的慈悲,所有人都向她跪了下去,像在迎接一位神,恭敬而又虔诚。只有他呆呆的站在那儿,忘了下跪,忘了一切礼节,手里握着剑,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女人。他讨厌这种眼神,明明是一个魔鬼,却犹如神氐般,让众人臣服。他甚至不自觉的想向她臣服,想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体讨厌自己的感觉。
    终于在许多门人中,神秘的楼主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的弟子。他的目光并不像许多人那样,恭敬而又虔诚,那目光太复杂,有着许多她看不懂的意义??伤⒉辉谝?,冲着那年轻的弟子嫣然一笑,轻纱蹁跹,矫若蛟龙,飞入湛蓝的天际。众人还匍匐在地上,目光追随着天际的那道倩影。那时候木睛明白,在武术的造诣上,也许 终其一生自己都无法杀了那道天际的掠影。
     林寻真的出现并没有对风雨楼的有多大影响,风雨楼的大小事宜还是由副楼主打理。风雨楼还是江湖上那个神秘莫测的组织,总有一些神神叨叨的故事关于风雨楼??烧庖磺卸疾辉谑悄揪λ匦牡?。他只是没日没夜的练功,不断的让自己变强,像是在赌一口气。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副楼主见他勤勉用功,又是天赋过人。便求楼主收他为徒,那位年轻的楼主淡然应允,悲悯的目光看向天际,不知在沉思什么。他的心在雀跃着,为了自己的目标又能进一步,可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退出微雨阁时,不知怎么的他却突然想起了叶寻歌的一句话:……哪怕是拜林寻真为师,但是你的最终目的是杀了她。骤然全身一冷,副楼主仿佛感觉到了弟子的一样,抚着长须,微微一笑,目光不是慈善而是戏谑的看着他,但只是一瞬快到让人以为是错觉,转眼又和蔼地对他说:尔需勤勉,不负吾望。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木睛在微雨阁中得到细心的指导。他觉得林寻真是在毫无保留的教自己,哪怕是副楼主也未曾这般。
    木睛在练功的时候,林寻真总是在安静的凝望着天空。平静而又祥和,宛若故乡的一场绵绵的春雨。有时候她也会为木睛演示上几招,以指为剑,从指尖迸发出凌厉的剑气。摧木即折,木睛很好奇,她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体内却蕴藏着将近百载的功力,这是一件非??膳碌氖?,除非她练过什么邪功,专门食人内力,不过练这种武功损人不利己。木睛有着一肚子的疑问,却无法说出口。
    有一天,木睛练完功,发现林寻真还没回来了,暮色连绵,微雨阁里只点着一道微弱的灯光。月光映着剑光显着那样的凄凉,他的心里有点不安,踯躅间,微雨阁的大门打开。一道虚弱的影子飘进来,那样静。木睛的手已经握紧剑了??赡堑烙白尤纯诹?,她说,木睛是你吗?是我,楼主。他不自觉的回答。帮我把灯点起来好吗?微弱的声音带着些乞求,他一怔,但立马去做了。他知道她不喜欢黑暗,所以微雨阁的晚上永远是灯火通宵。他把灯一点,这才发现眼前的人脸色异常的苍白,楼主他情不自禁想去扶,她却拿手一挡,那双练剑的手就这样尴尬在停在空气里,暧昧的灯光下,最后,只能,僵硬的缩回。
    林寻真靠着门沿缓缓的向下,最后坐在门坎上。她说,木睛你有喜欢过一个人。木睛没有回答,只是挨着她远远的坐下来,看着那个虚弱的身体讲诉着自己的故事。她说,木睛我以前喜欢过一个人,我好喜欢他可是他却不知道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不能告诉他因为他的父母因我而死,我讲不出口。木睛你说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报仇,我知道他恨我,他为什么不来杀我,我活的好累好累……木睛静静地凝视林寻真,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他要窒息了。他听清了她最后的呓语,她说,我好想你,寻歌。
    傻瓜,叶寻歌不是不想杀你,他只是在等,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等待,给了你十年,给他自己十年??晌业氖暧炙闶裁?,为了仇恨吗?最终,木睛还是抱起昏睡的叶寻    真,她今天好像真的很累,累到没有一丝防备,像一个初生的婴儿般。这一夜的灯光比月光还美,这一夜请让她忘记。
    光阴如箭,第一次木睛觉得时间过的那么快。十年之约到了,他要灭了风雨楼吗?他回到了原来的那个村子里,坟墓上都长出茂密的草,他拿了一把锄头,将每一个坟都清理干净。最后对一个新建的坟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爹,孩儿给你报仇去,若成了孩儿就去给您讨房媳妇,若不成下辈子再做您的孩儿……
依旧是那一棵梧桐树,树下靠着一个慵懒的男人,时间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一笑,桃花依旧碎了一地。
     木睛说,多谢你将我爹的尸身还回。他一笑并不做答。转身,却听木睛接着说,她很想你。他停了停,戏谑道,怎么舍不得了。语气中尽是暧昧。木睛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满脸气的通红,不理他。梧桐树下尽是没心没肺的笑容,那样的灿烂,那样的好看,那样的……苦涩。
    木睛一人一剑,闯入风雨楼。他是风雨楼中武艺最高者,与副楼主平分秋色,除了楼主外无人能敌,可此时风雨楼楼主和副楼主却不知身在何方。
    木睛杀红了眼,所有人都没料到他的叛变,一时之间,措手不及。十三岁那年的火光和血光又出现了,那样的红,那样红……他一路的杀,杀到了微雨阁,他静了下来,仿佛一场火遇见了一场绵绵的春雨。他想,如果十三岁那年也有这场雨该有多好,那么一切又会不样吧。
    就这样想着,他踏入了微雨阁。出乎意料的是,她在。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柔而又慈悲的注视着自己,心,不自觉得加快。有个声音在耳边说,杀了她。不,他在心里说。
    她缓缓地向他走过来,夕阳为她披上了层金纱,仿佛天边的仙子带着一片云朵而至。杀了她,杀了她……那个声音越来越强烈。别过来,他终于大声的吼了出来,像一只浴血的野兽。他的剑,指着她,他的剑法每一招她都手把手的教过。他犹豫,不,他不想杀她??山;怪缸潘?。他控制不了自己!
    她说,木睛对不起,我杀了你的父亲,那天我走火入魔,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杀了很多人,对不起。你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在我杀你之前杀了我,他说。林寻真微笑着一步一步地走向那把剑,剑端一寸一寸的刺入她的心脏。鲜血在她青色的衣裙上开出最妖冶的花。她说,因为你是寻歌带来的人,我欠他的,我……以为还可以继……续,没想到只有十……年她最终还是倒了下去,像一朵开到极致的花突然坠落般。这副场景,他曾想了十年,曾经以为会很开心,可原来这么痛这么痛……他哭了,也笑了,夹着泪的欢笑。从此,世上再无风雨楼。
    木睛走后,一抹白衣缓缓坠地,他轻轻地抱起地上安详的女子。那名像桃花一样妖冶的男子在她耳边说,傻瓜,我来了,你知道不知道这十年我一直在你身边,我就是副楼主。我知道你是知道的,所以你才回毫无顾虑的把一切交给我是吗?风雨楼没了,你也走了,欠别人的一切你都还了,真好。我们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在一起了。只是你还   喜欢我吗?
   十年后,
   一名青衣???,背着把剑,快意天涯。世上再无林寻真,亦无……木睛。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