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江冷寒)

来源:QQ462692387 作者:江冷寒 时间:2015-12-15 21:52:11 点击:
知足并不等于满足于现状,知足可以常乐,满足于现状确使人堕落, 然而过分的不满足则可毁灭一个人。 希望与失望相偕而生,却在不经意间互换身份。 1 王老汉供着背,两只手端着簸箕,缓慢移向鹅圈,佝偻的身躯在盛秋的阳光下却显得不是很渺

知足并不等于满足于现状,知足可以常乐,满足于现状确使人堕落,

然而过分的不满足则可毁灭一个人。

希望与失望相偕而生,却在不经意间互换身份。

1

王老汉供着背,两只手端着簸箕,缓慢移向鹅圈,佝偻的身躯在盛秋的阳光下却显得不是很渺小。

王老汉七十多岁了,这一生说平静也平静,说坎坷也坎坷,反正无论怎样,能活到现在,过着有个热炕头的的日子就知足了,这一辈子他也在就这么一个优点了----“知足”。

一边喂大鹅一边用苍老的嗓音说“来来来,多吃点儿,长得快!”

鹅一边扑腾翅膀,一边嘎嘎叫,仿佛在抗议“长那么快干啥,让你吃我呀!”接着也都低头抢食吃。

王老汉探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吃,嘿嘿的乐得合不拢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王老汉的笑容越来越多了。

“爷爷,爷爷...”突然两个稚嫩而清脆的声音传进耳朵,不用猜,肯定是王老汉那两个可爱的孙子孙女。

王老汉放下簸箕,转身想去抱孙女,突然被后面跟进来的儿子叫住了“爸,您小心腰!”

王老汉只能顺势把手放在孙女的头上,“妮妮乖,爷爷抱不动喽!来,跟爷爷进屋拿糖吃”

“我也要,我也要”在一旁的孙子也叫嚷着,

“好好好,都有都有”王老汉笑呵呵地一手拉着一个进屋了,儿子也拎着东西进屋了。

王老汉媳妇也刚好从屋里出来,看见孙子孙女格外高兴

“爸,妈,今年你们俩就跟我搬回去吧,您二老在这我也不放心”跟进来的儿子一边低身放东西一边说着。

正在拨糖的王老汉听到这话,白了一眼儿子,“我不走,在这挺好“

老伴和王老汉吵了一辈子,老了也无力再去争辩。再说了,自己也不想回到那个那个伤心的城市。

“爸,我姐都走了那么多年了.......”话说到一半,儿子停住了。

王老汉站起身,两只手背到后面,望着窗外远方的云,是呀,女儿都走了10多年了,时间咋就这么快呢!

许久,王老汉说了一句“我不管,我就不走,你啥也别说了,你就在城里好好教你的书,开你的学校,常带孙子孙女来看你爸你妈,我们就好着了?!?/p>

儿子知道自己劝不过父亲,也没再坚持。

“行,您们要是是缺啥,就给我打电话,我开车给您送来,您自己也小心点腰”

“我自个的身体我知道,你中午在这吃不,我看看和你妈给你做点啥?!?/p>

“你们呆着吧,我给你们露一手”

“那行吧,”说着王老汉笑嘻嘻的对孩子们说,“走,爷爷给你们做风车去,”

两个孩子蹦颠儿蹦颠儿的跟在爷爷后面。

做好了纸风车,孩子们就在院子里疯跑着,你追我赶,叫着“风车转了,风车转了!”

王老汉看着两个孩子,就好像小时候的女儿和儿子,他多希望两个孩子永远这么大,永远这么开心。

王老汉用干枯的双手颤抖着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这部手机是女儿的,二十多年了,王老汉每天都带在身上,谨慎保存。想女儿了就拿出来看看里面的相片,王老汉颤微微地点开了一张照片,是女儿甜美的笑容,他至今也无法相信,拥有这般笑容的女儿会选择那样的方式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你说活着多好,你看妮妮长的多像你?!蓖趵虾旱乃勰:?。

吃过午饭,王老汉让儿子把自己送到墓地,王老汉总算是实现了年轻时的愿望,时常在老爹老妈的墓前倾诉。

2

王老汉本不叫王老汉,是回到农村之后邻里给叫的。

50多年前离开村子,漂泊半生,老了老了又回来了,也许这就是落叶归根吧。

王老汉三岁没了妈,14岁时赶上文革,爸爸因为是村长,被批斗了,家里有四个姐姐,一个妹妹,他排行老五,16岁的时候,四个姐姐都嫁人了,家里穷,自己和10岁的妹妹没人管,因为三姐嫁的最好,所以三姐就带着弟妹还有爸爸去了自己夫家那边。

从此,王老汉就背井离乡,那时王老汉读过点书,三姐托人给谋了个教书的职位,工资不多,但是学校管食宿,就是总得跟着安排换地方,不过也没啥,不是有句话是“我是社会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么?

后来王老汉死皮赖脸地跟学校提出“再换地儿得给弄套房子”的要求,学校拗不过王老汉,就给他安排在了一个连队,给了个漏屋顶的破房子,不过王老汉知足了,毕竟有了个窝,王老汉弄了点塑料布、油毡布把房顶糊了糊,在学校废物房里捡了点锅碗瓢盆,就算置办了个家,接着把老爹和妹妹接了过来,从此担起了养家糊口的责任,那一年王老汉20岁。

两年后王老汉当了校长,虽然是只是有十个学生的学校,但那也是一校之长呀,可是工资没见长,家里还有两张嘴要养,日子也实在不好过。

有人好心人,给王老汉的妹妹做媒找了个婆家,人好,但家也穷。妹妹那时才18,改革开放了,这个年龄应该在读书,虽然妹妹不愿意读书,但王老汉不想妹妹就这么嫁了,可是没有办法,家里穷,逃不了“门当户对”,妹妹也不想让哥哥为难,要了一块红布当盖头,穿一身打了新补丁的衣服就把自己嫁了,那天王老汉哭了,也许这是记事以来第一次哭。

家里就剩老爹和王老汉两个大老爷儿们,又有人给王老汉介绍对象,王老汉可高兴了,穿了自己最新的衣服,打扮利亮的,蹬着破自行车,来到了离家15公里的场部相亲,据说女方长得挺白挺漂亮,见面后,女方哭了,虽然那时候王老汉因为自来卷的缘故,留着一头披头士的发型,可是配上黝黑又有痘坑的大长脸,怎么都与时髦与俊朗不沾边儿,女方被他的丑吓哭了。媒人让王老汉先回家等信儿,王老汉又悻悻的蹬了15公里回家了。

本来以为没啥希望了,可是几天后媒人说女方同意了。为啥呢?因为女方脾气不好,总和父母吵架,实在是家无宁日,只能嫁了。这段婚姻也不知道是?;故腔鲅?!

这几年王老汉也攒了点钱,给家里置办了新家具。毕竟是儿子娶妻,无论怎样爸爸都是得给拿钱的,王老汉和新婚妻子去北京渡了蜜月,还在天门前照了相。那一年王老汉25。

3

结婚那年,十个人的学校合并到了大队部,学?;屏?,王老汉不再是王校长了,但是还没有失业,虽然已经赶不上大队部学校的文化水平,当个体育老师糊弄小孩子,还是可以的,所以就成了王老师。

也不蹬破自行车上班了,人家学校有通勤车,王老汉依旧很知足,毕竟还有工资,可以养活媳妇还有即将出生的孩子。

王老汉每天早上去学校,晚上才能回来,一天都不着家,家里就剩老爹和媳妇了。也不知是怀孕的关系还是本身的脾气,反正媳妇是容不下老公公了。

怀孕的儿媳妇确实也不好和老公公在一起呆着,没有办法,老爹选择了回老家,去四姐那里呆着,老公公走了,媳妇还不消停,经常挺着肚子到王老汉学校闹,因为王老汉总不回家,王老汉也跟怀孕的媳妇干,后来媳妇一生气要回娘家。

那天,王老汉照常去上班了,媳妇穿着厚厚的破衣服,本来就胖,又挺着个大肚子,从远看就好像一个球在路上滚。王老汉媳妇要做邻居的驴车回场部娘家,邻居看着大肚子,说啥也不拉,正要赶驴走,王老汉媳妇扭扭地走到后面,一屁股腗在了驴车后面,车子咕咚一颤仿佛要压塌了,驴子可能没吃饱,也跟着颤了一下,还好站稳了,邻居下了一跳,也没办法只能拉着走。

一边走一边嘟囔“你可坐好了,出了啥事我可担不起呀!”

路上坑坑洼洼的,一路颠簸,但也没出什么问题,邻居老头走算松了口气儿。

回了娘家,媳妇爸没好气地不待见她,妈给做了点馒头,王老汉媳妇一口气吃了仨,又喝了碗汤,怀孕这么久,王老汉媳妇啥也没吃着,娘家的馒头算是最好的营养品了,王老汉讲话,钱都花在结婚上和渡蜜月上了,后来也真是正一分花一分呀,有点也得留着生孩子的时候用。

媳妇妈带着女儿到场部医院做了唯一一次孕检,做完B超后,医生也下了一跳,说有两个脑袋,怕是畸形,王老汉媳妇一听晕了,这一晕不要紧,醒了就觉得羊水破了,医院一听怕是要生了赶紧找车送县里。

正在上课的王老汉听说媳妇要生了,课也不上了,找个老乡的拖拉机就直奔县里去了。

到了医院,老婆已经在产房了。

不知多久产房门打开了,产房门口聚集的家人看见几乎不省人事的产妇的脑袋,刚要上前去搭把手,就听见后面有护士慌张地叫了一声“呀,还有一个!”

医生护士手忙脚乱地又把产妇托回产房。

这一听,都明白了,原来王老汉媳妇怀了双胞胎,王老汉乐了,撒丫子就往医院不远处的杂货铺跑,买了两条毯子。接过毯子就往医院跑,就连剩的5毛钱都没要。

但是产房这边情况并不乐观,两个孩子出生都只有四斤多点,小的因为在肚子中呆的太久有点缺氧,被放到保温箱里了,大人也完全昏迷,人事不知。

王老汉在婴儿房外面看着呆在保温箱里的儿子,医生说要是能活过今晚就没事。

那一夜是王老汉人生中第一个最漫长的一夜,王老汉一夜未眠,破晓时分,太阳冲破黑暗带来黎明,一道亮线划过天际,第一缕阳光透过医院走廊的小窗子照在王老汉疲惫的脸上,王老汉眯着跟缝似的双眼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身后突然传来了护士喊声,“醒了醒了,都活了!”

声音回荡悠长有些昏暗的走廊里,就如同天降圣旨,这样的喜讯让王老汉头中嗡嗡作响,他不敢相信的摇了摇脑袋,护士已经到了身边。

“都醒了?”王老汉激动地用哽咽的声音问道,水气模糊了双眼。

“嗯,母 子 平 安!”护士因为喘气断续的几个字王老汉喜极而泣,这是王老汉第二次哭,但这次不同,这次是为家人跨越生死线回归人间的喜悦泪水。

当天下午,王老汉就带着孩子和老婆回家去了,这次生产,家里没什么积蓄了,住不起医院。

但是,媳妇怀孕期间没有吃过任何营养品,多亏了自己的膘肥体胖,提供了两个孩子的养分,可是已经无力支撑两个孩子的奶水了,买不起奶粉,王老汉只能买了头老山羊给孩子喂奶。

但是孩子根本就吃不饱,就这样王老汉媳妇日日夜夜被两个孩子的叫声缠绕,老大就算睡觉都裹着被角。

不管怎样,孩子算是长大了,王老汉知足了。

穷人家的孩子不都是这样活着的么,自己小时候还不比这个呢,都没有白面馒头吃,可是王老汉毕竟忘了,自己的孩子是90后,是新时代的象征,也许并不是忘了,只是不敢记得,毕竟别人家同龄孩子吃的、穿的、玩的他都给不起,毕竟别人家养的是一个,他养的是两个。

他也想过,自己苦不能让孩子苦,养不起两个就养一个,想着把女儿送个好人家,过个好日子,可是自己的孩子,又怎么舍得。

王老汉逗女儿说“爸爸把你送人过好日子去吧”,女儿不懂事,不知道啥是好日子,但是女儿知道王老汉是自己的爸,这个破房子是自己的家,有爸有妈有家就好,稚嫩的小手一边拍打着爸爸已经没有浓密披头士的脑袋说“不的,不的”。王老汉心一抽,鼻子一酸,这么可爱的女儿怎么能送人呢?

后来老家传信儿过来,老爹病重了,王老汉着急忙慌地收拾一下,让丈母娘过来帮着媳妇照料家,就回老家了。

老爹的病不轻,似乎熬不过今年,姐姐们都照顾着,王老汉也想多待几天,可是媳妇成天到队里给村打电话,说妈回家给爸做饭去了,自己又喂猪喂鸭子鹅,还要照顾两个孩子,实在是分身乏术,王老汉没办法,只得回去。

也许是命中注定吧,回去两天后,老爹就走了,但是姐姐们没敢通知王老汉,所有的都完事了,才跟王老汉说。

王老汉悔呀恨呀!自己是儿子,按农村的讲究,儿子是要披麻戴孝给送葬队伍打头的,否则就会一辈子被人瞧不起??墒悄盖姿赖氖焙蜃约盒?,父亲死的时候自己不在,现在却已是终生遗憾,王老汉也没脸回去了,王老汉默默的哭了,那一年王老汉28。

3

两个孩子7岁了,天天跟着王老汉去学校,在一年级当插班生,学校同事看孩子穿的衣服又旧又脏,就把自己家孩子不要的衣服给两个孩子,穿了“新衣服”,孩子乐的屁颠屁颠地。

这些年的省吃俭用,王老汉也攒了两万元,寻思大队部的学校怎么也比不过场部的学校,一狠心就在场部小学附近买了个房子,举家搬迁,这是王老汉第二次搬家,不过有了自己真真正正的房子,一个虽然不新但是并不破的房子,王老汉知足了。

那个时候,邻居的小孩人手一个娃娃,王老汉的儿子也想要,可是娃娃对于他来说是个很贵很稀有物件而。于是儿子就用家里的碎布头装了些沙子,做了一个小熊,有模有样的。王老汉虽然嘴上笑儿子做的不好,其实心里五味杂陈。

没几天后,王老汉学校组织全体校职工公费旅游,回来后王老汉给儿子和女儿一人带回来一个娃娃,说是玩套圈游戏得的,虽然有点脏,但两个孩子却是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喜欢的不得了,最重要的是自己也可以拿出去跟邻居小孩比一比了。王老汉看到孩子笑酌颜开,便更加知足了。

孩子八岁了,才正式上一年级,王老汉又买了个破自行车,每天送孩子上学,自己上班。

孩子在场部的第一次生日,王老汉决定也买个蛋糕。孩子虽没吃过蛋糕,但是在电视上见过,知道那是好东西。女儿可高兴了,穿的漂漂亮亮的站在路口等爸爸,

邻居要是问“你在这干啥呢?”就满脸高兴地说“我爸给我买蛋糕了,我在这接我爸!”

要是听见有人说“哟,这么好”或是“你瞧瞧王老师,对孩子多好”,小女孩就更得意洋洋的扬起下巴,露出自信的笑。

王老汉蹬着破自行车,前面挂着一个大蛋糕,离老远就看见在路口张望的女儿,马上停下自行车。一看爸爸回来了,女儿一边叫着“爸爸,爸爸”一边飞奔过来。爸爸高兴的把蛋糕给女儿,女儿一只手拎着蛋糕,一只手拉着爸爸回家了。

吃饭的时候,两个孩子只吃蛋糕,王老汉和媳妇一点没吃,但是还是很高兴。不一会儿,蛋糕就被吃光了,女儿把蛋糕壳也舔得溜光锃亮,一边吧嗒嘴,一边说“真好吃,以后每年都要吃”,儿子也吵着没吃够。

可是这却是家里人一起过的最后一个有蛋糕的生日。

女儿三年级的时候,城镇改革,所有分区学校都要合并到场部,师资过剩,要裁员。本来没事,可是媳妇在家跟邻居媳妇经常干仗,邻居是王老汉同事,后来不知怎的两个人在学校也干起来了,结果正好,两个人都被开除了,从此王老汉就失业了,也不再是王老师了。

失业了没关系,得生存呀,王老汉学会了开姥爷车,媳妇也学会了,买了两辆姥爷车,夫妻俩就出去拉活了,起早贪黑的挣点小钱。就连女儿想学画画都没有闲钱支付,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女儿哭,女儿从小就懂事,知道家里穷,自己不能学特长,就算再喜欢也得放弃,所以只能好好学习,长大改变穷的命运。

王老汉夫妻俩就一直靠蹬三轮车供两个孩子念完了小学,但是期间也多亏了以前同事的帮忙,能省的杂费,本费都给省了。

后来王老汉把这个房子卖了,又买了一个离中学比较近的房子,这样孩子上下学一路都有路灯,就安心了。

这个房子很新,但是一下大雨,就从地下往上渗水,因为是从王老汉一个远房姨夫那买的,王老汉媳妇就成天和王老汉打仗,从祖宗十八辈开始骂起,从那时起就真是家无宁日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姥爷车落伍了,场部大部分拉客的车都是三个轱辘的小青蛙车了,只有几辆姥爷车还在挣扎。于是王老汉又想到了其他活法,卖了一辆姥爷车,找了人学做炸油条、油炸糕还有做豆包和切糕这些面食,从此王老汉就成了走街窜巷的叫卖小贩,由昔日的校长一路下跌到现在的走卒小贩,何等的屈辱,何等的丢面儿,可是面子值多少钱,为了活着就算是丢人也实在是被逼无奈呀!

王老汉又在市场上租了个小摊,早上四点起来支摊,卖给那些去地里干活的农人,早上七点多,上班上学的人也来吃早餐,白天的时候就拿着喇叭,骑着姥爷车去分队叫卖,风雨无阻。

冬天的时候,加了切糕等面食,又摆摊卖雪糕,没生意的时候就去山里砍些树枝当柴火,如此往复的过了两三年。

4

在一个年级只有100多人的学校里,两个孩子的成绩还是不错的,到初三的时候,王老汉意识到两个孩子快上高中了,这个行当赚钱不多,在小镇子里竞争也挺大的,正在那时王老汉的媳妇腰部的陈年旧痛犯了,王老汉就不干了,把媳妇的腰治好了,两口子投奔了在外面做服装生意的小舅子,儿子女儿都托付给了孩子的丈母娘。

王老汉临走时给孩子留了50元钱,寻思小舅子就是靠着卖衣服的生意发家了,自己一定也能赚点钱给孩子做学费。

可是毕竟是给别人打工,也没有赚什么钱,孩子初四的时候,王老汉回来了,媳妇还在那给弟弟看店,王老汉就在家照顾孩子,没事就上山砍点儿树枝子回来烧火。农耕的时候也会早起跟着去铲地,一天一百来块。

两个孩子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重点高中,真是羡煞旁人,王老汉一家子也高兴,可是这点高兴马上就被随之而来的忧愁笼罩住,王老汉日夜为学费发愁,本来一份都交不出来,更别说两份了,王老汉又不想孩子没学上,不想孩子像自己一样穷一辈子。但是学费可怎么办呀?

那时候,各个学校都在争抢好学生,二高为了能招收更多的好学生,发布了“给从一高转来的好学生免学费,每人每学期三千元”的消息。这等好事,王老汉有点动心了,但是二高毕竟不是好高中呀,犹豫之时,两个孩子都不同意,女儿更不可能去,为了学习,为了省钱,女儿放弃了画画的,放弃了舞蹈的,因为没钱买琴也放弃了学琴,尽管老师说孩子有天赋。

对,这次咋也不能再放弃,砸锅卖铁,求爷爷告奶奶也要凑齐学费。

后来一高传出消息说,在前多少名的都是公费生,学费全免,自己要交食宿费就行,但是得先交钱,学期末给反回来。王老汉知道后乐开了花,这回孩子又可以上学了。王老汉老知足了。

准备上学的备品时,王老汉的媳妇第花了15元给女儿买了人生中第一瓶洗面奶,据说人家都用这个,出门了,17岁的大姑娘了,咋也不能再用家里的公用香皂洗脸了。

王老汉呢,别人家买的是100元的皮箱子,自己就买25元的布兜子,反正装衣服,一样用,别人买80的厚海绵,自己买30的薄海绵,反正能睡就行,王老汉就这省点那扣点的给女儿儿子省饭钱。

可是开学那天还是只能给女儿300儿子500,加起来都没有别人一个孩子多。但是能有学上就知足了。

孩子上的是封闭式学校,每年寒暑假加起来也就能在家呆20天。王老汉把房子卖了,打了几个行李包裹又投奔小舅子去了,在小舅子的帮助下自己也开店当起了老板,大钱没赚着,但是每个月却能多给每个孩子200的伙食费,可是女儿每个月都能给省100元。

为了联系方便,王老汉花100元给女儿买了个诺基亚手机,儿子要想打电话,得去跟女儿借手机,反正男孩子么,要手机也没用。

不过后来生意好了,王老汉又花200元给女儿买了个新手机,旧的给儿子了,虽然那个时候别人的手机都可以上网了,但是对于王老汉来讲有个手机就应该知足了。

自从上了高中,女儿的成绩就大不如从前,儿子倒是竹子开花--节节高。老师说高中课程难,男孩聪明,女孩有点笨,理科差,跟着吃力。

这选理科可是王老汉决定的,女儿当初要学文,王老汉怕以后考不上好大学,找不到好工作,说啥都不让。现在后悔也晚了,只能鼓励女儿学。

高考那年,王老汉从女儿班主任那听说自己女儿不在预估能考入大学的名单里,王老汉没敢跟女儿说,就算女儿因为压力大,打电话说自己不想考了,王老汉自己也是心里没底,但还是硬撑着安慰女儿“没事,你就当考着玩,能考上就上,考不上再想办法?!?/p>

女儿咬牙坚持到了高考,最终还是考上了,虽然不是好大学,毕竟是本科,王老汉乐了。

但是因为题出偏了,儿子没有如预计那样好,没有考上重本,又因为估分不准,没有报上好专业,王老汉寻思让儿子读个定向分配的煤炭专科,出来包分配,工资也差不多三四千,但儿子非要念大学,王老汉实在没辙,只能同意。

虽说上大学也交不起学费,但是国家政策好呀,大学可以申请贷款。总算熬到儿子女儿上大学了,王老汉可知足了,感觉要出头了,等孩子们毕业工作,全家一起努力买个房,过幸福团圆的日子。

的确,这些年王老汉就想过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至今也没实现,别人奔小康的时候,王老汉带着全家脱贫,20年抗战,别人都挥金如土了,王老汉还是努力的拽着脱贫的尾巴尖,仿佛脱贫是受了惊下四处狂窜的野兽,自己就是拽着野兽的小孩,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甩在地上摔死,王老汉就这样带着全家挣扎着。

5

人的品味随着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在改变,变没变雅尚未可知,但却变贵了变叼了。吃着200元的牛排,喝着陈年佳酿,穿着ZARA,拎着LV,出门就打的都是正常。穿不起牌子,杂货还要跟别人不一样,这年头要么牌子硬,要么点子新,像王老汉这样的为地摊货专开一个店也只能被拍在沙滩上。

王老汉又想办法了,托人找了个活---卸煤。

白天在店里帮着媳妇卖东西,晚上有火车来了,就去卸煤,干完活,除了一口黄牙,其他的地方都是黑的,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掉在煤堆里都找不到”。

这样一来王老汉家每个月就能多赚尽3000多元,但这可是真真正正的血汗钱,王老汉要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印上,平时还是能省就省。

儿子一进大学,就迷上了安利,听说赚钱快还多,这么多年怕是穷怕了,也没见过世面,很快就像被洗脑了一样,任谁也无法把他拽出来,因为这事王老汉跟儿子打了无数次,差点断绝父子关系。女儿也没消停,一进学校就做各种兼职,因为家里给的生活费实在不够花,只能自己赚,周一至周五上课,周六周日就打工,这样一学期下来赚了不少,除了花的还能剩好多,别的同学去银行都是取钱,她却存钱。

大二了别人都有电脑,王老汉也给女儿买了一个,但是没买太贵的,就是适合女生简单上个网查个资料用的,儿子因为成绩挂科,学校不允许贷款了,王老汉只能提前把用来还贷款的钱给儿子。

大学这几年,暑假,儿子在学校住着免费的宿舍,专心做安利“事业”,女儿就在学校所在城市做家教,寒假除了除夕那两天儿子回家外其余的时间也都在校,女儿寒假就去姥姥家过年,从不回家,可以说,一家四口自从高中后就很少相聚了,更别说过个团圆年。

王老汉也明白,家里没地方,住的又是地下室,也实在是不合适相聚,但是他相信总有一天相聚的日子会到来,也许就是这股力量支持着王老汉夜夜卸煤却从不叫苦叫累。

王老汉要是想女儿了,就花几十元买张票去女儿学??磁?,顺便看看女儿的病情,女儿因为从小营养不良,14岁就被发现的了一种再障血液病,这种病不好治,也很费钱,因为这件事王老汉很自责,他那么努力赚钱也是想把女儿的病治好。尽管因为这种病,女儿的脸上起了很多痘痘,但是她跟王老汉有同样的信念:只要努力学习,以后找到好工作,赚钱买房看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这种想法从未改变,也许这就是希望的力量吧!

儿子说过,自己的产品是美国引进的高等保健品,虽说是保健品,但是按量配置还可以治病。王老汉听说有可能治女儿的病,虽然贵,但是还是试了试,和儿子的关系也有些缓和。女儿也一狠心花了大价钱从儿子那买了套化妆品想好好保养脸,毕竟是大姑娘了。

可是吃了一年也没见效,倒是因为吃太多胡萝卜素,体内无法排出又无法自消,女儿的皮肤变得跟班级的课桌一样的黄颜色,后来女儿说啥也不吃了,王老汉也想了又贵又遭罪还不管事就依了女儿?;逼芬裁缓檬?,但是很贵只能用着。

6

一晃王老汉住地下室、卸煤都已经三年了,可是依然没有凑够还贷的钱,雪上加霜的是儿子非但没有把钱教学费,还全部赔进了安利,居然在大四的时候要放弃学业,专职做安利,王老汉媳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王老汉只能用电话隔空大骂??嗳岸嗳兆芩闶墙捣?,王老汉还不忘为儿子补窟窿。

女儿感觉自己锁定了人生目标,说是要跟着一个培训班去南方打工,交3000元钱,培训班给分配工作,王老汉不是不想让女儿去,可是钱都用在儿子身上了,真是拿不出那么多钱。

女儿和王老汉大吵了一架,借了钱就报了培训班去了南方,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同校的好多校友,在来之前就听说这边的环境其实非常恶劣,王老汉女儿不是不想相信,只是想像小马过河一样亲身体验下水有多深。事实上条件并不是很好,不过王老汉的女儿很幸运,找到一份2000元的业务员的工作,只不过是在工厂里,但是老板对她很好,同事也是一个地方的,所以王老汉的女儿还算适应,王老汉得知女儿一切都好,也就放心了,心里的愧疚也稍微少了一点。

那个多雨的秋季,王老汉因为卸煤伤了腰,导致半条腿也不能动了,所以不能赚钱了,他知道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还贷了,儿子的学费还有女儿四年的贷款近三万元压得王老汉喘不过气。

王老汉想了,既然生意萧条,不如把店兑了,去大一点的城市租个小房子,一边打工一边治腰,留些钱还贷。

兑店的消息一出,很快就有人来洽谈了,结果以45000元把店兑了出去,王老汉和媳妇用一天时间打包好行李,大包小裹的就去了火车站,那天下着绵绵细雨,来送行的人也不多,王老汉媳妇回头看了看这个呆了三年的地方哭了,王老汉没有回头,毅然决然的向前走去,因为他知道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当天晚上很晚才到H城,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路上没有多少行人,王老汉拖着半条腿,拉着行李,媳妇跟在后面,两个人顶着雨满大街找便宜的旅店,不知走了多远,终于在午夜找到一家旅店,两个人算是暂时安顿下来了。

但是王老汉媳妇因为淋了雨又水土不服,第二天开始上吐下泻。

王老汉知道媳妇不能干什么重活,自己的腰也不行,正寻思该怎么办呢,突然发现自己住的旅店的生意不做,他开始动了小心思,于是跟老板打听了一下,然后就出去溜溜,王老汉对这座城市并不陌生,以前上货的时候总来,所以很快就溜达顺了,他每天一边找旅店一边找治腰的地方。

虽然没找到地方治腰,但是旅店还真是找到了,10个房间总共20000元,王老汉觉得价格合适,就兑了下来,剩下的钱留着给女儿还贷,就这样崭新的生活开始了。

可是没过多久,王老汉就发现小旅店不赚钱的。王老汉决让媳妇看旅店,自己出去找了个酒店刷盘子的活,每天晚上干3个小时,就这样坚持了不到一个月,因为腰实在受不了,就辞职了。王老汉决定把旅店兑出去,先找个地方租住下来,然后把腰治好再去打工。

刚开始租个格子间和别人合厨,但是业主要求不能做饭,做饭得单独交钱,王老汉和媳妇就每天买着吃,馒头咸菜粥就成了每天的必备的食物,实在想吃菜了就花几元钱在小摊上买一份菜两个人吃,因为都没有工作,手里也只有几万元钱,还有那么多外债要还,夫妻俩不敢吃不敢喝。

黄天不负有心人,王老汉找了两个地方终于算是把腰部的病痛稳住了,但是还是不能干重活,王老汉媳妇打算找工作,王老汉就带着媳妇到处走。因为以前就是家庭主妇,除了卖过几年服装没干过别的,也只能先在服装店里找份工作。

王老汉觉得格子间住着不方便,白天就出去溜达溜达,寻思找个便宜点的房子,王老汉在离媳妇工作地点比较近的区域找房子,靠着一条半的腿走过大街小巷,也许找东西是他天生的才能吧,在离火车站3站地的地方找到了一个一室一厨的老房子。

房主是个寡居老头,要搬去和儿子住,老房子,信号不好,还掉墙皮,不好往出租,就以每个月750的价格出租,王老汉看了房子,一下子就相中了,聊天中又得知老人算是自己半个老乡,就开始磨嘴皮子杀价,老人看着瘸腿的王老汉,最后同意700元一个月,每半年交一次房租。

王老汉的心总算是安定了,来了近4个月了,在这个城市算是有个家了,而且足以让一家四口过个团圆年??墒桥耸÷贩呀衲瓴淮蛩慊乩?,一个人留在南方的出租屋里过年。女儿知道王老汉腰不好,让王老汉先拿钱看病,自己赚钱了除了还债够自己花的了。王老汉心里高兴,女儿懂事呀,一个人没拿家里一分钱去了异城他乡,还自己养活自己,但是他内心更加愧疚,别人家的女儿都富养,而自己的女儿只有贫穷和病痛,为了女儿,王老汉咬牙前行。

王老汉安心地养病,每天一边遛弯儿一边找诊所治病,媳妇也踏实的打工。日子过得辛苦却也异常平静。王老汉学会了上网,常去网吧找找百度一下,或者上五八同城找找工作,找着找着就找到一家专治他这种腰伤的诊所。

他按照查到的地址去问了问,人家说不用手术,直接做牵引,一个月差不多就能好,除了不能干重力气活,其他的都没事。王老汉决定试一试,做了三次就感觉有点好转,就越来越有信心,花了快5000元钱的时候,王老汉感觉好的差不多了,钱也花的太多了,就不打算治了,想慢慢养病。

腰好了,腿也不疼了,王老汉如释重负整个人都轻松了,曾经以为自己就此瘫痪,成为家里面的负担,怕自己这根顶梁柱倒了,就再也见不到心中憧憬的那片蓝天。这些日子看似很闲很轻松的他,就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扼住了咽喉,想逃逃不脱,有苦说不出。

7

王老汉找了份打更的工作,但是离住的地方比较远,每天得做将近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自己在路上都能睡一觉了,可是因为年纪大了,又不是本市户口,工作不好找,马上过年了,就寻思先干着,年后再说。

过年的时候儿子回来了,尽管只有三个人,王老汉还是高兴,做了鸡、鱼各种菜,就差女儿了,要不就真是回到很久以前了,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吃着年夜饭看着春晚,虽然现在没有电视不能看春晚,但是对于王老汉来说,家里比春晚还热闹??墒撬恢琅嗽诶习寮页粤硕倌暌狗?,就什么都没有了,连饺子都没吃,就更不用说肉呀什么的了,女儿也不敢跟王老汉说,反正一个人么,吃什么都没关系的。

新的一年来了,王老汉真正的开始了新生活,他也找到了想一直干下去的工作---送餐员。这个行业在远不如科技发达的一线城市的北方来说,是新兴的,而王老汉等人也算是第一批的革命者,越干越熟练,很快就成了老前辈,王老汉也成了香饽饽,比以前轻松,每个月还赚3000多元。

王老汉总是知足地说,“这份工作就像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似的,自己腰不好不能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也不能干重活,送餐呢,骑电瓶车的时候坐着没送餐的时候站着,多好?!?/p>

王老汉本来买了个二手自行车上下班,但后来被偷了,就也买了个二手电瓶车,单位车子不够,就骑自己的还能有补助呢,每一想到这这些,王老汉的心里还有些小激动呢!

自从王老汉有了稳定的工作,媳妇就不稳定了,这个月干下个月辞职,有时一个月换俩工作,全哈尔滨适合她的工作都干了个遍儿,最后还是到酒店当房嫂,不过也是今天干明天不干的,王老汉也知道媳妇体制差,也不指着能赚什么钱,反正媳妇干一个月1000多就够两人吃3个月的了,自己赚的钱留着交房租和给女儿看病。

2013年,两个孩子都毕业了,女儿没有留在南方工厂而是去了环境比较好的大连找了个小公司做了业务员,儿子留在学校的城市工作,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王老汉心里盘算着,20多年的抗战总算结束了,女儿的病一治好,全家3口半人赚钱,一年就能在哈尔滨付个首付,可是理想很丰富,现实很骨感。毕业不到半年,儿子不但没赚到钱,还在安利上欠了几万元,对于别人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对于王老汉家,虽说不是天文数字却也是天大的数字,买房的事只能告一段落了,王老汉骂了儿子一遍又一遍,可是惹一肚子气还能怎么样?儿子已经知错了,终归是自己的儿子,只能帮着还,一年还不完,就还两年。王老汉把儿子没卖出去的东西全都拿回来了,有3000元的锅,7000元的饮水机,还有剩的营养品,能吃的都吃了。

女儿呢,从毕业没要过一分钱,自己养活自己,工作业绩也不错,年底不但拿了奖金回来,还攒了一万元钱给家里还债。王老汉好些年都没有给女儿买过新衣服新鞋子了,于是带女儿去买了件100多的衣服,300元的新棉鞋,女儿很是欢喜,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一家团圆了。

这一年一家四口都回到了很久以前的家乡,和亲戚朋友过了个团圆热闹的新年。

但是没过十五,全家人又都出发了,奔向四面八方,王老汉夫妻俩送女儿到火车站的时候,女儿哭了,媳妇也哭了,女儿不想走,不想去那里工作,可是不能不走,因为自己的家庭不允许自己有一刻停滞。

王老汉看着女儿,心里是无奈是感概是悲叹,心头热辣辣涌起的石头,堵在咽喉,有好多话想说却又说不出,只能挤出简单的几个字“不想去,别去了”女儿一边哭一边摇头不语。

媳妇也躲出去了,这么多年女儿虽然一直在外面,但从来没有真正的经历过送别女儿,她知道如果自己有钱,女儿就有选择,王老汉也明白因为家庭,女儿放弃了梦想,放弃了理想,可他不知道女儿也放弃了爱情。

送走女儿,王老汉暗暗发誓要赚更多的钱,自己因为“底儿空”穷了一辈子,不能再让女儿穷一辈子,王老汉选择离开原来的单位,换了一个赚钱多的单位,这是他在这个行业的唯一一次“跳槽”。

8

王老汉时时不能忘记的还要为女儿寻找治病的良药。有一天他骑电瓶车拉着媳妇溜达去的时候,因为拐差一个路口,还真碰上一个老中医,说是专治这个病,药还不贵,王老汉寻思让女儿试试,万一好使了呢,于是先给女儿邮寄了三个月的药。

女儿吃了,第一个月感觉还不错,去医院检查,指标也上升了,可是吃到第二个月的时候,脸上起满了大包,很恶心,出去的时候,总是被人盯着看,还总在商场被推销祛痘产品,本来就内向的女儿更加的自卑了,她强烈要求不吃了,王老汉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感觉挺严重,就没再让女儿继续吃,寻思等女儿回来的时候去问问老中医。

当女儿回来的时候,王老汉感觉挺严重,去问老中医,老中医说是“窜皮”了,别人也有起的,比这个还严重,说是这个病就这样,还给开了些药,说是包包小了之后再吃药。王老汉将信将疑的和女儿走了,让女儿把包包治好了再吃药。

可是药一停,女儿的各项指标都下降了,脸也没有好,王老汉知道这个药算是不行了,又开始寻思别的办法。突然想起来过年的时候亲戚说的老家县里的中医,也许可以一试,于是叫女儿回来试一下,女儿选择先治脸,吃了一副药果真起作用了,于是王老汉放心的让老中医给女儿看病调理了,每个月又开始给女儿邮药,但是总是时好时坏的,王老汉想这也不是办法,让女儿回来专心治病,治好了再出去工作。

女儿本来是不愿意的,因为她着急赚钱,后来想想,没有好身体,没有好面孔在这个“拼爹靠脸讲才”的时代真是不好混,自己也攒了些钱,回家的话就是伙食费多了些,父母也可以承担的起,于是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信,一个月后回到了哈尔滨。

不管有钱没钱,王老汉是高兴的,这么多年了,和女儿见面的时间都没有和陌生人见面的时间多,现在也算是有条件了,可以多照顾女儿了。

王老汉买了个二手铁床,上下铺,按女儿的要求下铺改装成书桌,但是上铺的梯子怎么办呢?

这都要亏了王老汉这些年的“攒”了,城市大,扔啥的都有,办公楼里有被丢弃的坏椅子,家属区里有被丢弃的破桌子、破箱子,王老汉看见了就都拾掇回家,寻思这么好的东西修修还能用,就连装修的时候,别人丢的废弃的木头,他也往家扛,寻思总有用的着的时候,这不,现在就可以搭个梯子了!

自从来了这城里,王老汉就捡了不少宝贝,家里的好多物件儿都是自己捡回来改造的,女儿知道了,也很赞父亲,但是有时候也心酸,特别是知道父亲平时的衣服都是在二手市场几元钱买的,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王老汉却很随意地说,“反正都是干活穿,穿新的我也舍不得,旧的就没事,磨坏了就扔了,过年的时候我不都是穿新衣服的么,再说了,我现在穿的可都是牌子”,说着还会拿出几双鞋子,说是阿迪达斯还有李宁的,正价几千的,几百的,女儿都会被说乐了。

9

女儿回来了,王老汉更是干劲十足,开足了马力,每天都九、十点钟回家。

刚开始相处的还是很融洽,也许是呆的时间久了,每天都不出去,也许是生活习惯的不同,家里的纷争越来越多,女儿喜欢干净,近乎洁癖,而王老汉媳妇脏乱差,近乎于窝囊,而且经常不是在饭里吃出头发,就是在菜里吃出头发,王老汉的女儿每到此时都会大发雷霆。

有的时候矛盾就会上升至更高级的矛盾---钱,因为没钱三个人要挤在一间屋子里,屋子小有堆满了东西,又没有阳光直射,显得格外的脏乱,让人心情烦躁,女儿经?;岫⒆拍骋淮δ骼?。

虽说王老汉和媳妇以前也总是吵,但是会慢慢平息,可是王老汉女儿回来的的半年多,大仗小仗不下10场,终于爆发了最激烈的一场,讲到了离婚,讲到了死。

那是雪后的第一个早晨,王老汉和媳妇吵了起来,王老汉着急上班,以为战争已经平息了,就走了,随后马上接到女儿和老婆的电话,女儿说媳妇要离婚,媳妇说女儿要自杀。王老汉只得请假回来劝和解,可是事情已经超乎他的想像。

回来后,媳妇强烈要求离婚,媳妇和女儿你一言我一语的,谁也不让谁,王老汉只说了一句“婚是不能离的”然后就闭上眼睛不语。

王老汉的女儿哭着说“爸,你曾经跟我说过你从小没爹没妈,想要个家,也想让我有个家,对你来说家人在一起,吃糠喝稀都是快乐的,对我而言有房子才是家,对她而言有钱才是快乐的,她跟你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放手吧?!?/p>

王老汉缓慢的睁开眼睛,似失望似悲伤,近乎哀求的说“别闹了”。

后来吵着吵着,到底也是没离婚,不知是吵累了还是怎么了,反正就是平息了。王老汉媳妇一个人出去了,王老汉和女儿在家,王老汉发现床总是咯吱咯吱响,趴下一看才发现开焊了,一边找透明胶一边嘟囔着“这床太他妈不结实了,”

找到透明胶就撅着屁股开始粘床,女儿坐在用一块板棠起来来的沙发上,看着王老汉近乎秃顶的脑袋,流泪了,突然问到“你觉得有希望么?”

王老汉回头愣了一下,“咋没希望,这不马上越来越好了”

“越老越好是指过几年付个首付,然后大家一起还房贷么?”

“穷人家不都这么过么?”王老汉无奈的说。

女儿没有说话,王老汉继续粘床,不一会女儿又来了一句

“我以前一直都有希望的,我以为我放弃了那么多,总会换来好的,可是越来越长大才发现希望越来越渺茫!”王老汉还没回过神来,女儿已经上床去了。

下午女儿出去了一趟,回来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睡觉了,连晚饭都没有吃。

10

夜里,女儿醒了,王老汉的鼾声格外刺耳,以前女儿恨透了这扰人睡眠的鼾声,今夜却如此贪婪地听着鼾声,看着沉睡中的父亲和母亲。

她从简易衣柜里翻出最喜欢的衣服穿上,又穿上最喜欢的喜子,坐在书桌前,照着镜子,很贪婪的看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脸,眼睛如同结冰的湖面,又静又冷,拿出一张纸似乎在写着什么,泪如雨下,写一会儿还要看一眼父母,接着吞下了两袋东西,便回到床上去了。

第二天早上,王老汉照常起来去早市买菜,媳妇在床上躺着玩手机。王老汉回来发现女儿还没有醒,就喊了一嗓子,可是没有应答,王老汉就习惯性的去床边摇女儿的手,当王老汉抓起女儿的手时,突然怔住了,马上大喊一声女儿的名字,爬上床掀开被子发现女儿穿了衣服和鞋子,媳妇似乎发现不对,热下手机马上问“咋啦,咋啦”

女儿冰冷的身体安详的躺在床上,一袭白衣,如同白色的雪莲花,王老汉直勾勾的盯着女儿,滚烫的泪水喷涌而出,媳妇看到了遗书,大看喊一声瘫坐在地上,王老汉被这一喊回了神,马上下来拿起手机打120。

可是医生来了,已无力回天,王老汉媳妇号啕大哭,王老汉趴在女儿冰冷的身体上呜呜的哭。

医生走后,王老汉拿起女儿的遗书,上面只是寥寥几行字

“爸、妈,我走了,请原谅我的自私,时至今日我明白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时代在变,我怕我永远追赶不上幸福的脚步,我不想再过100元当10万元的日子了,我不想再过日日喝药的日子了。请不要自责,也不要怪任何人,要怪就怪命运的不公,感谢你们给我生命让我来人间走一遭。

爸,你比我有勇气,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挑战命运的不公,请带着勇气为我活下去,我把我全部财产留给你了,把我的骨灰撒向蔚蓝的大海,不要为我立碑,若有来生我愿化作一条只有7秒钟记忆的鱼。

妈,好好跟我爸过日子。

弟,你要努力,还有替我好好照顾父母?!?/p>

王老汉看完遗书,把头深深的埋在了跪在地上的双腿中,抬头看着女儿惨白的脸,回想昔日笑容,竟已是前生,他没有想到自己竟如此不了解女儿,他更后悔不知道女儿爱吃什么喜欢看什么书,最想去的地方是哪,可是一切都没有机会了,只能完成女儿的遗愿。

王老汉按女儿的要求料理好后事,和儿子一起带着女儿的骨灰来到了离家最近的海滨城市---D城。这个时节海边是没有人的,深冬的海风吹得骨瘦嶙峋的王老汉瑟瑟发抖,王老汉站在海边,望着远方,幽深而黯淡的眸中多了几分坚忍,

用冰凉颤抖长满老茧的双手一把一把的把骨灰撒向大海,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脸颊往下低落。

王老汉回到家还是做了一个无名碑,他知道女儿一直都是他的支柱。

这一年,王老汉黑发人送白发人,这一年王老汉55,他依然相信美好的明白会到来。

尾篇

因为出租屋死过人,不好再租给别人,王老汉以分期付款的形式购得此房,几年后,王老汉还清了所有的债,儿子也来到哈尔滨打拼,政府改革,拆迁旧楼,王老汉得到一笔补偿款,王老汉的妻子已经开始领退休金,老两口把拆迁款留给儿子办补课班,带着点钱和无字碑回到了农村,盖了间小房子。

王老汉退休后,儿子的补课班越办越大,开了培训学校,结了婚生了双胞胎。

生存容易,生活很难,活着----需要勇气!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