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随笔 >

天光

来源:QQ1591506931 作者:风之子 时间:2016-05-03 11:21:17 点击:
每夜里做着不可寻及的梦,然后是梦醒时分的时空交错感,梦里依稀,人已去,空存梦。晨起蓬头垢面,以最自然的方式呈现于家中,昨晚一回来,五岁的小侄女告诉我她有电话手表,于是拿出来给我看。每日里流转,淡化了这份情意,改头换面中也不清楚是越行越远,

每夜里做着不可寻及的梦,然后是梦醒时分的时空交错感,梦里依稀,人已去,空存梦。晨起蓬头垢面,以最自然的方式呈现于家中,昨晚一回来,五岁的小侄女告诉我她有电话手表,于是拿出来给我看。每日里流转,淡化了这份情意,改头换面中也不清楚是越行越远,还是离得越近,而我也只有惆怅罢了。

不经意间已是千年,承载着舍不弃的船儿放荡在不羁之海,已是身如浮萍草人一般,经不得风吹水打,狼狈不堪。每日介写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排遣出那一分荡涤不开的心情,读着别人的文字,慢慢地,自己就成了故事中的人,欢歌笑语,哀缅不绝起来,有些人注定等候。

面着阳台看着这天光,落下在我身上,看着自己的赭黄的手,不觉得多了张爱玲笔下的世纪末情怀。天依旧,人已远,早已是换了季节,丢了情景,空虚落寞间不经,人影徘徊。

隔壁小孩的哭声,绵长悠远,不知是几个世界前的回响,常舒一口气,重又拾起这悲伤,抵不住翻上心头的过往点滴。有时其实不是因为拉住过去的尾巴迟迟不肯松手,而是刚一伸手,时空交集,百感丛生的无可辨认,心下一时恍惚了,于是惦念着,等待着,因为有希望,所以痛苦,因为还在做梦,所以会有忧,也会有乐,实有虚无间是不可辨认得时间的海。小孩依旧拉成了哭的调调,我也是小孩吧,哭得忘了形,哭得忘了时间,哭得那么痛。

有些人,有些事,无关风雨,只因心生。每日里都进行着心的修炼,以求获得俗世中的一份解脱,一种绝然,一处栖身。裹挟而过的是浓浓的红尘滚滚,因为爱恋这人世间,所以远离喧嚣嘈杂,每晚每晨每午,静候一个人的醉美时光。拉开了天空里迷糊双眼睑,看着阴沉沉的神色,是否在告诉我这本是我本来的样子,似乎那些晴日莺燕,只是你们想象的我的样子。其实,景本无好坏,只是因为看风景的人,起了变化,或翻扬,或静陈,白种风情,全都染上了人的好恶,人的不透彻,因为半开半合,恰如娇羞的花骨朵儿,沉浸在徘徊彷徨的域里,自顾自,不得解脱,烟雾缭绕,是水是气已是情。

拿什么涤荡,拿什么戳开这一层,破掉了的窗户纸,已全无原来的味道,我已只不过是看不开的迷离忧伤,只不过这迷离,这忧伤,还是在岁月的打磨里显得更加熠熠多彩,显得那么高贵华丽,可我终究还是幽怨的芳兰,人不肯摘,也不忍打破我这分宁静安详,或旷美,或凄凉。

每一次都有牵连,都会拔涉出很多旧日新宴,我已在一次次与抗争进行抗争,寻求到那一分大自在的超然,把这时间看得本来无一物,是否就可没处惹尘埃了??晌业男幕故遣唤獾?,等着风一起,徒留满地的伤。感知于物华,凄怆在自我的倒影里,满怀着心底的徘徊激荡,一切都也是镜花水面,了无踪影了。

我想就让我落寞了吧,就此枯萎了吧,也许是的,只得这样了,也是别无他法了。因已太荒之原不是这份绝解,反而是冷静讥诮的戏谑,或许本无忧愁苦乐,是因为人迷了,所以会苦海轮回。心灵叩响的是那一抹禅音,告诉我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是了无着依,本是赤条条来,又何来牵挂,一切也都是因缘际会,没有恒常,只有变化,随波逐流地行,自有大天地,又因这诸般种种,完成的却是人世间的修行,渡化到彼岸的工具。有一种强大的愿力在我心中升腾,以有生之年完成自我最好的一个华丽转身,蓦然间,我已是度过了千年。

千年里承炼,千年里笃定,千年里执着,千年泪,千年行。小侄女跑过来,穿着睡衣,我问她:“你不冷吗?”她,扎着的两个毛辫,活像一个俊美的哪咤,扎着忽闪忽离的眼睛,撅撅嘴,摇摇头,转身拉门走开。

我看到了鸿蒙初现她身后的光影,那是一道天光,把我拉回了现实。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