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 散文

来源:未知 作者:网络 时间:2013-12-24 22:37:37 点击:
早晨,起了个大早,去几公里外的一个蔬菜批发市场买菜。其实,家离超市很近,但由于家人必须看孙子,很难出门;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超市的菜都非常贵;而蔬菜批发市场的菜,当然要便宜多了。 这几天,一直都有雾。我的感觉是,好像从今年开始,把有雾的天气
    早晨,起了个大早,去几公里外的一个蔬菜批发市场买菜。其实,家离超市很近,但由于家人必须看孙子,很难出门;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超市的菜都非常贵;而蔬菜批发市场的菜,当然要便宜多了。

  这几天,一直都有雾。我的感觉是,好像从今年开始,把有雾的天气,称之为雾霾天气。当然以前也这样说,不过不太强调这个“霾”字。强调的原因,是因为环境问题已经引起了人类的警觉。在我印象中,说空气中的悬浮颗粒,又有一个新名词,好像叫PM2.5。这种空气中的悬浮物质,可以直接进入人的肺部,有害于人身体。而“霾”字,便指的空气中的悬浮颗粒。想必淡化雾字,而强调“霾”字,显然是由于环境问题已经引起了现在人们的广泛关注。所以,这几天我们这里都有雾,即使在网络上的天气预报,都特别注明了一个“霾”字,以说明这几天的空气质量不好,污染严重。
  其实,早晨的雾不算太大,所以,当我开车去蔬菜市场时,并没有特别意识到有雾。但当我从蔬菜市场出来,随便在市场边上吃早点时,几个人在那里闲话,话题便集中在这几天的雾霾天气上。
  一个说:以前只听说今日有雾,没听说过雾霾天气。

  一个回应:这是个新名词,听说是因为环境污染,才造成雾霾天气。
  说:以前是故意不说霾,让人不知道有环境污染。

  应:现在不说是不行了。咱国不说,外国人说,现在是迫不得已,才报雾霾天气。

  说的人和应的人,意见很快便达到了一致。我听了他们的对话,对他们的默契,感到有一种说不出来怪怪的感觉。为什么感觉怪,我不明白。我觉得他们所说的因为外国人说,中国才预报雾霾天气,至少是没有根据的。

  不过,从他们的议论里,我却听到了他们对国家的不信任。他们认为中国政府往往报喜不报忧,如果是好事,便大力宣传,如果是坏事,便闭口不言。也许正因为老百姓见的多了,便形成了一种固定的印象,从而便得出:只要是不好的事情,国家肯定不会主动说出来,即使说出来,往往不是因为愿意说,而是因为有外国人会宣传,纸里包不住火,所以不得不多少透露一些。
  不过,细想一下,还真的是这样,至少这种现象还是大量存在的。在中国,不好的事情,消息最早往往是从小道传来的;而好的事情,一定最先从公开渠道大力宣传。
  还有一点是,中国一直讲究口径一致。譬如某个大人物说了一句话,于是所有媒体便会围绕着某句话,不断将其扩充放大,最后便可能变成一种治国方略或者民族理想。哪怕是梦话,也都有会想着法子美化、神化。根本看不到说三道四的情况,好像中国人的思想很容易统一,都会想大人物之所想,大家的脑子好像是为大人物长的。当然,没有不同看法的原因是,如果有人想说三道四的话,立即便会被封杀。

  所以说,中国的媒体和宣传工具,一般都没有自己的脑子,脑子都长在大人物头上。中国百姓似乎也没有长脑子,脑子很快便会被大人物所洗涤,成为大人物脑子的一部分。
  过去,我经常想不通官场上的人,无论官位大小,说起话来,做起报告来,不但内容大同小异,甚至连语气举止都那么相像,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铸造出来的。所以,无论怎样的会议,即使你不参加,也能想得到那些官员们都会说什么。尽管都是无用的废话,但那些官员们说起来却又都那么振振有词,那么神完气足。但所有参加会议的人,完全可以昏昏欲睡,事实也是,大多数参加会议的人,一般都是将身子放到会场,他们的脑子一般都在另外的地方。记得北大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便曾说过他有很多文章,便是在开会时构思的。这至少说明他身在会场,而神并不在会场。

  如果说自然界的雾霾是对环境的严重污染,会对人的身体造成损伤的话;那么在人的社会里的雾霾,一定会对人的精神世界造成巨大的伤害。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