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残荷

来源:未知 作者:一梦 时间:2014-12-08 14:33:29 点击:
教学楼前是一片荒地,应该有十几亩的面积,四周用墙头高高的围着。那里常年关着门,只有几位老人,偶尔出现。很多次,想偷偷地进去看看,只是小扣柴扉久不开。因为人迹罕至,园内长满了杂树,楝树,槐树,泡桐,春树,榆树,枇树,应有尽有。当然还有很多说
   教学楼前是一片荒地,应该有十几亩的面积,四周用墙头高高的围着。那里常年关着门,只有几位老人,偶尔出现。很多次,想偷偷地进去看看,只是小扣柴扉久不开。因为人迹罕至,园内长满了杂树,楝树,槐树,泡桐,春树,榆树,枇树,应有尽有。当然还有很多说不出名字的植被,在那个小小的世界旺盛的生长着。

 在寒冷的冬季,在雪花还没飘飞的雨中,经?;峥吹铰ハ鲁靥晾锲吡惆寺涞暮梢?。对于常年呆在高楼上的人来说,那样的风景也算是极致了!对于幽静之所来说,树木是寻常的,花草也是寻常的。那里出现的人,也是寻常的老人。荷花开的时候,他们的菜园也露出勃勃生机。但我们在高楼上,看到了荷花一生的过程。

   我一直都想进去看看,只是他们种了牡丹,芍药之类的花,对外是戒备的!

   这越发激发了我的好奇心,也使我更不能忘怀有关乡野的记忆!

   有些东西是深入骨髓的!每当看到路边的巴根草,野大烟之类的野草,总有一种熟悉的冲动。若干年前的乡野,曾经那么美好的鲜活过!

   但花无百日红,生命,不可能永远年轻!花落的时候,那些老人偶尔会在树下,锄着草。小小的菜园,便有了雷人的默契。虽然,那样的场景在若干年前的农村,十分稀松寻常,但心里却莫名的涌现出强烈的亲切感!
  
   枯萎的荷叶,并不介意风雨,甚至不介意时间的长短!它们和侍弄它们的老人一样,把对生命永久的坚持,对生的理解,用另一种形式诠释了。
   经常被某些温馨感动着,被某些事件震撼过!

   工作累的时候,我们往往站在窗口,凝望着路上的行人。欣赏着一些人的忙碌,一些人的悠闲!他们的身后,一定有背景的。无论是山,水,花草树木,还是一片天空,那人都是不寂寞的。我喜欢积极向上,充满阳光的人,他们浑身洋溢的气息,让人愿意走近!
   
   但看不远,高大的树木可能挡住视线,别说河那边的高楼,一个比一个壮观。也许,因为残荷的启示,我老是不自觉的凝望那几片荷叶??莼频?,好像成了褐色。原有的绿,丰盈,荡然无存。

   因为经??吹铰ハ碌哪羌钙梢?,杂树丛,脑子里便闪现出美丽的画面。四季的风景经常汹涌而至,好像四月的梧桐树,又开了满树的紫花;五月的槐花雪一样白,并飘来浓浓的清香……
  但眼前,却有了几分荒芜!

  留得残荷听雨声,其实,应该更多。不说生命轮廓异常清晰,在雨中,在雪中,每一处风景,都温暖的陪伴过走来的人。 每朵花都美丽过,每个人都年轻过,这是不容置疑的。我倒羡慕银杏树,活了一千八百年了,还可以年年新绿。如果人,像树一样多好!
             
      江淮的荷塘是不少的,尤其公路两旁的水面,在七月一定有荷花亭亭玉立。不远处是稻田,起伏的绿色之间,偶尔飞过几只白色的水鸟。再配上蓝色的天空作背景,那一晃而过的风景简直美得一塌糊涂。

    在这个冬季,脑子里经常经常闪现那样的画面。一个寂静的院子里,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几朵荷叶倾斜在草丛之上,旁边是种菜的老人,觉得很惬意的。而画面中那个老人快乐的样子,好像风中的荷,在生命的冬季,积极而安祥。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