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亲情文章 >

我们都是木头人

来源:未知 作者:三笔文学 时间:2013-03-06 17:44:10 点击:
离婚几年了,我坚持每周去看望女儿青青一次,偶尔也带她出去玩上半天。芭比娃娃、服装、糖果、饮料、不干胶画片儿,买的东西鼓鼓囊囊一大堆,把她武装成了一个小人国的公主,她很得意,街道就是她的展示的天桥。我很难想象她母亲带她外出的情形,这倒不是说
   离婚几年了,我坚持每周去看望女儿青青一次,偶尔也带她出去玩上半天。芭比娃娃、服装、糖果、饮料、不干胶画片儿,买的东西鼓鼓囊囊一大堆,把她武装成了一个小人国的公主,她很得意,街道就是她的展示的天桥。我很难想象她母亲带她外出的情形,这倒不是说好与不好,而是我难以想象。女儿对我说,妈妈很正确很严格,自己不敢乱说乱动。这让我想起以往的老游戏中,就有一种“木头人”游戏:“我们都是木人人,不准说话不准动。一不许笑二不许动,三不许交头接耳听,看谁的意志最坚定。”四川的方言里,把木偶称“木杵杵儿”,女儿就读的金苹果幼儿园追求的是西式教育法,大概不会在“木杵杵儿”上做文章吧。
   那天中午,我在成都的小巷里疾走。银行快打烊了,自己的车又出了点问题,手机也没电了。我很急,走得风扯火闪的。在一堆脑袋的浮木里,我睥见几个熟悉的面孔,像梦游。他们挂着不变的笑,在燥热的空气中朝向一股无法洞悉的春风而敞开。然后,眼角把一些剩余的风力转过来,略一拐弯,就像碎玻璃突然把阳光点燃、举高。就这样错身而过,我才发现,这是前妻和她父母,我有大半年没有见过他们,哦,除了陌生些,好像也没什么变化。我看到女儿走在他们的阴影里,她的步伐相当急,她用一种大跃进的夸张幅度,努力与大人保持一致。她目光平直,直穿大人的腰部,脸庞像一个红苹果,突然展开了对苹果花的回忆。我回身,喊了一声“青青”,她的幅度没有减弱。我又喊,声音有些沙,听上去不像是自己的,她停住了。头没动,像卡在苹果通往苹果花的中途。因为走得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前妻和她父母继续向前滑动,没有减速,没有回头,看上去有点儿皮影的意思。
   我明白,女儿不敢招呼我。她直盯盯地在等候前方背影的指示。但背影在滑动,在挪移,或者用一种混迹在人流中的暧昧,稀释了信号。几岁的女儿无法通过背影明白“背对”的意思。
   女儿四周一下空了。她像从森林探出脑袋的一根枝桠,森林腾空,把根须带到天上,连同自己的影子。这样,她对自己投射在地面薄薄的影子产生了怀疑,她不看我,一直在看影子,以及影子中的自己。我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她亚麻色的头发在直射的光照下逶迤、翻卷,接近一部棕色质地的老影片。她小声地喊我,爸爸。爸爸。顺着她的正前方,我看到前妻和她父母并没有停下,但是已经放慢了脚步。这是在催促,也在等候。
倏的,他们消失了。
   女儿是块木头,还在寻找那片森林。林子里那些飘飞的根须和枝叶,逐渐被无数交错的背影剁断。女儿在喊:爸爸。她的声音清晰了。
   女儿转过头,那些平时我熟悉得如同自己掌纹的表情,开始在她苹果一般的脸上绽开。我说,“你走吧,不然就追不上他们了。改天爸爸来看你。再见!”她蠕动了几下嘴唇,挤出了一些词句,但一个字也听不清。我直起身,看着她从我的阴影里迈步,加速,打了一个踉跄,在身体快触及地面时,她横着收了回来。这样,我能看见她的半张脸,她斜睨着我。她的眼睛,真像枝叶上的露。
   这个时候,她的侧身与地面的阴影,构成了一把迟钝的木犁。她亚麻色的头发在光中筛落碎金,这让我想起阿丽阿涅德公主的那根走出迷宫的金丝。然后,丝溶解在空气中……
   有关这次偶遇,我后来没有再问过女儿什么。今天,我带她去公园,我拿出一个红苹果,她双手接过,咬了一口,口形如花,果汁顺她的下颌流下来……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