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美文网 > 美文摘抄 >

盛夏是无处点燃的烟火

来源:未知 作者:夏夜轩 时间:2013-08-22 22:33:40 点击:
风声盖过了炎热的夏,渐渐的思想开始游弋,月光开始在手端游戏,坐在一片寒冽的光芒下,就这样感觉盛夏缓缓而逝了,夜色未央,熟悉的火光没有亮起,陌生的天明,还很遥远,低低矮矮的屋檐,高高远远的星光,直射,屋檐上开始流转岁月的底色,风声渐渐的埋藏

     风声盖过了炎热的夏,渐渐的思想开始游弋,月光开始在手端游戏,坐在一片寒冽的光芒下,就这样感觉盛夏缓缓而逝了,夜色未央,熟悉的火光没有亮起,陌生的天明,还很遥远,低低矮矮的屋檐,高高远远的星光,直射,屋檐上开始流转岁月的底色,风声渐渐的埋藏了回忆的光芒,这片夜里,遗忘来的疯狂而又肆意,于是那些眉眼,那些诉说,人走远了,感情也便,远了。

多少个盛夏,那些小桥风月下的嫣然姿色,在过去的岁月里缓缓流淌,而我看着面色明亮的你,亦是那么的熟悉,岁月是一把刀子,慢慢的切除掉我们坚硬的角质层,最终脆弱的只剩下了那一片片茫然而顾的灵魂。

    在这片夜色下,我愿意追溯一份遥远的情愫,缓慢的,悠长的,可以流淌,或者漫过那些念想的彼岸,就像台风过后,荒草丛生,一片片的荒芜,摧毁其余的念想,只剩下一个人儿,孤独而又倔傲。但是我是知道的,自始至终这都是一个念想,我不会为了一个人而活,不会孤独的看着一个手势,垂直而落的念想,缓缓的睡去,即便夜色是多么的安稳,而那些梦境是多么的华丽。

    悄然而逝的感觉,即便多么的熟悉,却再也无法紧紧的把握,那便是一种忧伤的释怀,风声灭了,岸畔的小竹月圆,渐渐的成了一个残局,伊人站在彼岸,看着对岸,即便言笑晏晏,也便成了一种孤独的结局,永远搁浅在了岁月的中途。

     此时的月光,慢慢的倾泻了一地,岁月仰角,似乎换了姿势,勾股定理解不开那半边的弦,于是我只能用文字温暖你的内心。

    高热的温度,渐渐的开始灼热那些本已冷却的情感,在盛夏未曾退却它卓然的姿色之前,而我依旧在思念那些左手已逝的流年,右手缓慢流淌的烈阳。我是多么渴望在一个没有雨水的季节里,缓慢的把你追忆,直至再也忘不掉你的影子,可是风声寂灭之前,他悄然的告诉我,这片炎热的酷暑中,只曾沸腾了你的情感,却不曾沸腾你的生命,你如何使光阴流转,你只是一个颓败的草场,上面灼灼的燃烧着一片片流浪的痕迹,而那些思念最终将长此以往,再也不见?;蛐碇荒芸醋拍承┦挛锴娜辉度?,不曾忘记,便不如当作不曾来过,姑且不念,便也过去了。

       我知道,无论月夜下的影子有多么的垂直,这片孤独的痕迹,注定会在良久的生命后,慢慢的流淌于我灼热的血液中,不再泯灭,越燃越盛,如此,肆意,举杯,高歌。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