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美文网 > 优美文章 >

酒是故乡醇

来源:未知 作者:三笔文学 时间:2013-09-15 23:30:06 点击:
夜来幽梦勿还乡,近年来,一种情绪总是莫名地牵引着我, 故乡 的那些山、那些水、一些人、一些事,常常无端地走入梦中,在梦境里 一一浮现, 回忆 里 ,有些是鲜艳如刚开的花,有些却则模糊,如宣纸上湿透的画,剩下一些朦 胧的影子,以致梦醒时分,记起的甚

     夜来幽梦勿还乡,近年来,一种情绪总是莫名地牵引着我,故乡的那些山、那些水、一些人、一些事,常常无端地走入梦中,在梦境里 一一浮现,回忆里  ,有些是鲜艳如刚开的花,有些却则模糊,如宣纸上湿透的画,剩下一些朦 胧的影子,以致梦醒时分,记起的甚少,忘记的甚多。         


       故乡有一条河,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抚荑河,河也很温驯,绕指柔胰,河从县城缓缓流过,安静而娴雅,河水清澈见底,偶有几片白帆或舢板驶过,成  了一道流动的风景,亘古如斯的街道,不管岁月的风如何吹过,或是雨怎样的淋过,一直没有一丝变化,那份韵味绵绵隽永不绝,常叫我追忆,现在早已寻不着  踪迹了。故乡的县镇一般醒来很早,天刚麻麻 亮,就有人穿梭于街道小巷。         

                               
       那时靠近县城的一些菜农,星星还在夜空里挤眉弄眼时,他 们就要起来了,然后挑一担新鲜的疏菜上街,清晨的雾湿漉漉的,路也是灰蒙蒙的,根本分不  清前方是谁,只是一团灰影在移动,他们脚步匆匆,一边吆喝:买菜啊,新鲜的豆角,刚摘的茄子,好嫩的小白菜,快来买啊。县城是被他们的吆喝从睡梦中醒  来的。睁开松惺的眼,迎接新的一天。陆陆续续买菜的人多起来,县城开始喧闹起 来,店铺也一一开门,张罗营业,在县城开门最早的恐怕要算一家甜酒铺子  。      

     
      县城那家甜酒铺叫什么名字,已经忘记了,它是县城唯一一家甜酒铺,它临河面街,铺面不大,也就摆了五六张桌子,桌子是八仙桌一样的方桌,每 一方  前放置一根长条凳子,桌子和凳子都是用土漆漆好的,年长月久,磨得愈发光亮,甚至照得出人影来,有些开始脱落,斑驳陆离,这时,太阳也从东山顶上跃出  来,淡淡的、青灰色的薄雾渐渐隐退,那些已卖完菜的菜民,还有一大早时间,或进城办事,或要去捉猪崽。此时办完了事,如果手里还有一两个闲钱的人便会  汇集到这家甜酒铺来,他们放下挑子箩筐之类物件,或关了装猪崽的竹笼子,听凭小猪崽在笼里嗷嗷叫唤,他们会选一张靠近河边临窗的桌子,倒不是为了欣赏  河对面的风景,也不是为了数江面的过帆。那些凝碧流丹,鱼翔浅底他们没心思去记在心。他们只是 赶了那么远的山路,脚也走乏了,身上出了一身臭汗,这  时河面清风徐吹,身子清爽多了。再说卖完菜,嗓子眼也有点嘶哑。不能太苦了自,便从衣袋里摸出一两角钱来,放在桌子上 ,再仔细地数了一遍,刚好够一  碗甜酒,便叫道:服务员同志,来一碗甜酒。这时一位女服务员便会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甜酒放在他的面前,然后收起桌子上的钱,又去忙勿其他的了。那样不紧  不慢,让你慢慢去品味。据说她是一位日本侵华战争遗留下来的孤儿,至于什么原因,让她流落到这个小县城来,就不得而知了。       

  
       跟她认识缘于母亲,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村,那个年代能喝上一碗甜酒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对我来说也是一件极其向往的事。家乡每到收完麦子以后,  就会将麦秆送到县城纸厂去,那时谁送的麦秆卖完了钱就归谁,生产队有规定能挑多少就挑多少,母亲也不例外,挑了一担很大的,大约百十来斤。我央求母亲  让我同去,我选了一担三十来斤的麦秆,卖完了麦秆就可以美美地喝一碗甜酒。由于还要赶回家出早工,所 以一般鸡叫头遍就起床出发,我跟在大人们后面,  一脚高一脚低地走着,一路山风吹拂,溪水相送,淡月相随,远处的山村沉浸在夜的灰雾中,只现出淡淡的轮廓,偶有鸡鸣犬吠,星月盈空,交相辉映??际?nbsp; 不觉得累,那些叔伯们几句夸耀更是劲头十足,渐渐的如同肩扛泰山,不堪重负,一路气喘吁吁,走走停停,我后悔起来,为了一碗甜酒,何苦吃这份苦,母亲   这时顾不得我了,一股劲地往前冲,要走了好远,放下担子再回头接我。

       当我喝上那碗甜甜的甜酒,真美啊,望着碗上飘腾的热气,生怕带走了甜蜜,张开口贪婪地呼吸了起来,先是慢慢地尝一尝,不想它很快就没了,这时觉得  一切的辛苦很值得,自己在品味天下最甜蜜的东西,一来二去,我跟这家甜酒铺也就熟悉起来,母亲带我也来过几次,要我对那位服务员管姨叫,那时父亲在外  地工作,每月邮寄回来一些钱来,由我到县城邮局去取,对我的奖赏是让我喝一碗甜酒,为了这份美差,十几里山路对我来说不算辛苦,那时我也就十来岁,取  到钱后,便会往酒馆一钻,伸出头对柜台里的服务员喊道:姨,一碗甜酒。        


       后来有幸在县城一中读高中,那是身子拨节的季节,吃过晚饭,晚自习不到一两个小时,肚子又咕咕地叫起来了,有时会偷偷地溜出学校,和一位要好的同  学结伴来到这家甜酒铺,要上一碗热腾腾的甜酒 ,入肚以后,心里热乎乎的。两人走在古老的街道,昏暗的灯光,映出悠长的瘦影,没有思想,没有话语,就  这么默默地走着,特别是春夜,只有料峭的风与满天的星相随,风吹着,没有一丝寒意,很是惬意。那时想人生若能永远多好啊,有一次我们又在这家店铺喝酒  ,这时一位带着秀琅架框眼镜的中年男子踱着方步进来了:你俩个鬼崽崽,偷偷地跑到这里喝酒啊。我们先是一椤,彼此望着对方,象是作错了事的孩子低下了  头,默不作声。“怎么不请老师喝一杯,”直到先生发话,我们如梦初醒,赶紧让服务员来半斤老白干,重新要了一碟油炸花生米,一小碟卤猪头肉。先生是我高一  的语文老师,据说曾是毕业于某名牌大学中文糸的高材生,至于因何到这个中学来教书,没有人说得清,先生喝着小酒:“不错,还没有白教你们一场,孺子可  教也。你们便傻呆呆地干什么,坐啊,陪老师喝一点。”我们斗胆在先生面前喝起酒来,先生边喝边问了一些我们学习上的情况,我们如实地说起了自从分科学  文科以后学习很是吃力,先生说:不要急,凡事有一个过程,,你学习吃力,别人比你更吃力,你们俩人不错,比较聪明,只是你们个 浮,一个实。我自己的学  生我还能不知道的。”喝完了酒,对着我说道:“你们回去学习吧,如果你能象他一样实,沉底。前途会好一些。”
图片


       又是一个夏日的夜晚,我们俩人又结伴出来喝酒。刚进店门,看到先生也在,便想抽脚往回走,先生看到了我们,似乎有点兴致:“过来,陪老师喝一杯。”  先生叫服务员切了半斤卤猪头,那时明明是卤猪头,却偏要叫红烧狮子头,味道极了,又上了半斤酒。我们边喝边说些学习上的事,快要高考了,他说你们的学  习我一直在注意,你们俩人考个学校问题不大,如果发挥好,完全有可能冲击一下名牌大学。突然对我郑重地说:你还是不够踏实,将来要吃亏的??上业背?nbsp; 不明白先生的意思,如今想来,先生早已看到了今日的我,当年偶然失误,使我与名牌大学失之交臂,倒是我那位同学真如他所说的,很有前途,京华凌云。在  人生的路上,因为一个浮字,就让我失去了许多许多,懊悔无穷。如今我也愈发怀念起先生来了。      

     
       那年高考以后,我也到外地读书去了,先生因工作突出,作了我们那 所中学的校长。似乎告别了过去那种落寞,最先成了我们县第一位律师,,再后来作了  我们县的父母官,就在先生准备大刀阔斧大干一场时,一件意外的事件发生了,原因并不在于先生,是因有人要讨好先生,为先生办了件可办不可办的事,先生  因受牵涉而免职,我毕业后也回到了故乡。然而人生诸多不顺,促使我逃离故乡,就在我调离故乡的过程中,先生也要离开了这个地方了。那是在我们调动工作  有点眉目,我又一次遇到了先生,我们随意走着,又来到那家小酒馆,陪着先生喝了一点,有些微醉,出了酒馆,沿河漫步,天已黑,.站在河桥上,望着远去  的抚荑江,河水在暗夜里波光粼粼,那是岸上人家灯火辉映所致,一条小船还在河中 游弋,船的前方挂着一盏小渔灯,先生突生感慨对我说:人生其实跟那条  船差不多,白天好走,波送浪推,顺风顺水??墒遣豢赡茏芏际前滋?,总有黑夜的时候,这时行舟,潜流暗涌,加上河道有很多岔口,没有白天两岸青山作参照  物,前面的航程你也没走过,诱惑又多,一不小心就有灭顶之灾。现在想来,先生当时的话一半是感叹人生,一半是在教育我??梢晕颐幻靼坠?,以致走了很  多弯路,自此一别,从此不知先生的消息.。        
        故乡的月依然,人却昨非,旧日的场景只有梦里依稀。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夏雨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