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话题 > >

何当共饮杨梅酒

来源:未知 作者:网络 时间:2013-11-02 13:17:05 点击:
最近,一远方好友微信上云:何当共饮杨梅酒,却话当初年少时?蓦地,淡淡的清香,微酸中带着湿润的甘甜,对于杨梅酒美味的记忆和诱惑立刻被唤醒。 清晰记得那个晚上,蔡跑到我宿舍,书看得累死了,到我那放松放松!我睡意已浓,听她一喊,顿时清醒许多。为了
  最近,一远方好友微信上云:“何当共饮杨梅酒,却话当初年少时?”蓦地,淡淡的清香,微酸中带着湿润的甘甜,……对于杨梅酒美味的记忆和诱惑立刻被唤醒。

      清晰记得那个晚上,蔡跑到我宿舍,“书看得累死了,到我那放松放松!”我睡意已浓,听她一喊,顿时清醒许多。为了备战日近的自学考试,我们几个青葱稚嫩的“孩子王”头悬梁,锥刺股,学习古人挑灯夜读。

      夜已深,周围一片寂静,蔡的房间里白炽灯明晃晃的。刘来了,张来了,程也来了,简陋、狭窄的乡村教师宿舍,因人员骤增而变得闷热,但大伙儿的心情却如阳春般的明媚。蔡捧出一小口玻璃缸,一泓醇厚的桃红清丽灵动,鲜红、饱满、圆润的杨梅摇曳生姿。鼻子稍近前,丝丝的甜香味袭来,周身的味觉都被调动起来了。大家不再矜持,端起那晶莹透亮的高脚杯,小口浅酌,慢慢品咂。

      对于酒,我自打懂事起,无论什么种类都一概拒绝之。直至长大成人,步入社会,偶尔“被”啤酒或“被”米酒。因为主观上的抵触、拒绝,一直对酒没什么好感。而今,在友人的怂恿下,抿了一小口,在最敏感的舌尖上打个滚,酸酸的、甜甜的,柔滑如丝,有一种淡淡的眩晕和浪漫感。怎一个“醉”字了得!

      夹个杨梅,放入口中,每一根刺平滑地在舌尖上触滚过去,细腻柔软而且亲切。齿颊移动间蜜样的甜汁四处溅飞。忽地,宋代诗人陆游赞美杨梅的诗在脑海中蹦了出来:“绿荫翳翳连山市,丹实累累照路隅。未爱满盘堆火齐,先惊探颌得骊珠。斜插宝髻看游舫,细织筠笼入上都。醉里自矜豪气在,欲乘风露扎千株。”

      “各位晒晒腹中的诗书,就以杨梅为题,权当考前交流吧。”蔡提议。呵呵,一群汉语言文学爱好者,就这样就着瓜子、花生、饼干,下酒“论英雄”。

      程是个急性子,抢先一步:“宋代诗人平可正有诗曰‘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味胜可溯葡萄重,色比泸南荔枝深。’”

      “明代大学士徐阶曾这样感叹:折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晴血未干。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能到长安。诗人把新鲜的杨梅比作‘鹤顶’、‘龙睛’,可见是人间珍品??!”刘不甘示弱。

      “汉代东方朔在《林邑记》中记述过杨梅酒:林邑山杨梅,其大如杯碗,青时极酸;既红,味如崖蜜。以酝酒,号梅香酎,非贵人重客,不得饮之。”此时的张,已面若桃花。

      “明代大儒王阳明就爱喝杨梅酒,尤其喜欢用炒蛳螺下酒,喝到高兴处,便聊发‘老夫今夜狂歌发,化作钧天满太清’之概。而现代文学家郁达夫不仅每顿离不开酒,还常把自己喜欢喝的杨梅酒当作礼物馈赠好友。如鲁迅先生的日记里就有记载:‘达夫来,并赠杨梅酒一瓶……’。”博学的蔡娓娓叙来。

      ……

      杨梅酒的味道,在这诗意诗性中变得特别难忘,意味悠远。

      有杨梅酒的日子真好!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