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经典文章 >

曾经沧海

来源:未知 作者:三笔文学 时间:2013-09-14 22:59:10 点击:
眼睁睁看着水流顺时针卷走尘埃,从没亲眼所见的日出,依旧从不爽约, 时间 ,就是这样,把我,从洪流的这头,摆渡到径流的那头。 题记 无数次回头,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偏执,才发现,过尽千帆,繁华落尽,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可以

      眼睁睁看着水流顺时针卷走尘埃,从没亲眼所见的日出,依旧从不爽约,时间,就是这样,把我,从洪流的这头,摆渡到径流的那头。                          
      ————题记
      无数次回头,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偏执,才发现,过尽千帆,繁华落尽,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可以看到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蛘呤谴ゼ傲怂谋秤?,又或者只是演绎了陪衬。在过去的无数个日子里,谁成了谁的谁,谁又点亮了谁不眠的夜?独自看着沙漏从充盈到空虚,又从空虚到充盈,人心是否也不过如此?有人占领,又有人退出,就好像一座兵家必争之地。
      又是一个充满了疲累的黑夜,晚风包裹着炎热的气息,漫天星辰忽隐忽现,犹似我无尽的思绪,飘忽不定。低头沉思,是谁在我记忆深处埋下了一颗蠢蠢欲动的情愫,又在春回大地的瞬间破土而出?让我宁愿选择活在冰封万里的冬季,至少可以抑制它的生长。
     伤害和安慰唯一的区别在于,伤害无论多远都可以奏效,而安慰却必须要在身边。我现如今的深沉,是在合上史册之后,以穿越千年的苦痛为奠基的失落。有些人,可以在失望之后忘乎所以地咆哮,而我却只能将失望深藏在谷底,等待下一次希望的循环。人就是这样,不到黄河不死心。
     谁又会在孤独中倔强地生长,挣脱压抑的空气,展现生命的狷狂?
     谁黯淡了天地间日月的光芒,徘徊时光的尽头,书写青春的荒唐?
     谁义无反顾至死不渝守在她身旁,看尽真爱的凋谢,体会一往情深的沧桑?
     谁苦苦奢求是一匹北方的苍狼,发出凄厉的长啸,试图惊动苍穹宇寰?
     爱过了,痛过了,得到了,失去了,人生来就是在得失之间诠释自己不一样的人生,大道在于无,大道始于有。有人的心死在挚爱之人远去的瞬间,而有人的心,却在死去的瞬间,超脱了俗念的束缚,在生与死的一霎那,承认眼前一切不过子虚乌有。
     “我在无人的街头想念着某某,你在别人的宇宙施舍着温柔”,这种极大的反差,终会造成一种必然悲剧的出现,但事实是,悲剧何尝不是喜剧的开始?如果承诺只是一纸空文,那海誓山盟的一字一句,又将请谁来见证?待我拱手河山,又会看见谁遥望远山含笑?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又岂止是越女的吟唱?
      昔人诗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