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经典文章 >

静水流深,沧生踏歌

来源:未知 作者:网络 时间:2014-02-19 20:47:31 点击:
静水流深,沧生踏歌∕穆帆 每一个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望着写字楼外灯火倾城的都市。想着我们是为了什么从前世一山一水的走到今生!难道只是为了体会烟雨风尘?还是追寻那心中一世又一世的渴望。 踏着下班的时针,我一如往常来到那个被风吹洗过的街头,看见那
   静水流深,沧生踏歌∕穆帆
   每一个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望着写字楼外灯火倾城的都市。想着我们是为了什么从前世一山一水的走到今生!难道只是为了体会烟雨风尘?还是追寻那心中一世又一世的渴望。
踏着下班的时针,我一如往常来到那个被风吹洗过的街头,看见那两个熟悉而又疲惫的老人依旧坐在路畔吹着不知名的曲子,音符在行人匆匆的脚步下流淌,然后又进入茫茫的夜色,时而清脆,时而悲彻。
   他们是两个乞丐,在霓虹闪烁的灯光下,一个穿着破烂的衣服,头发蓬乱,面容黝黑,额头与眼角布满沧桑的皱纹,一双疲惫的眼睛正望着远方,嘴角上翘,粗糙的手指灵活地弹动着每一个音符。另一个乞丐,依靠在那一个乞丐的身上,长长脏乱的头发遮掩了他所有的脸颊,穿着油光铮亮的军绿色大衣,怀中抱着手风琴很不熟练地拉着。似乎略有所思,亦或陶醉其中。一条腿长长地伸在地上,穿着一只十分破烂的鞋子。旁边放着他们的包裹。他们很认真地演奏,在夜色下,他们仿佛是一位艺术家打造出来一座生动的雕塑。
然而在凛冽的风中他们被冻得瑟瑟发抖,似乎没有人同情,也没有人赐予那份关怀。
   人们到底是冷漠的。在匆匆的脚步下,是一张冷漠的脸,看不到任何表情,不像哭,也不似笑。在无止尽的街巷上不停地走着,冷风拍打在脸上,也感觉不到疼痛。
周而复始,日日年年。
   我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迷茫与惶恐。就如同站在这十字路口,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找不到人生的答案,也参不透活着的意义。
   昨夜落花飞去。今日又似醉迷离。a
   没有人愿意放下一枚硬币停下沉重的步伐和我欣赏那支一如生命般波澜起伏的调子。

   星辰黯然,冷风弥漫,人性的欲望四处张扬。
   突然迎面驶来一辆轿车,汽笛声震耳欲聋,人们纷纷逃避,我慌忙地跑到人行道上让道,只见轿车停在那两个乞丐的旁边,霎时灯光四起,喇叭声肆虐喧耳。音律戛然而止。从车上下来两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人,向两个乞丐吼道:“让道——让道,起来——快点——赶紧让道,别在这里蹲着——”一边用响亮的声音喊着,一边用脚踹着他们的包裹,看起来带有几分怒气。
起初吹着箫的那个乞丐挣扎了一会站起来,而另一个穿军绿色大一的乞丐突然躺在地上匍匐蠕动。随后站起来的那个乞丐又弯下腰搀扶躺着的乞丐,之后我才明白,原来他们是残疾人,一个缺一条胳膊,而另一个缺一条腿!
   站在我身后的一名男子,愤然不平,说道:“这么宽一条道路,偏偏就走这里,难道就不懂转个弯?开一辆车有什么了不起的,来这里欺负人”!
   一个女孩动了动他胳膊说道:“管闲事不算个性,不如我们还是走吧!”说完便拉着他远去。
   在回来的路上,满脑子都是那两个趔趄的乞丐,在灰尘张扬的路上艰难地走着,不知道要到何处,又要遇到什么样子的人。

   回到家中,同事比我早回了许多,问我为何这么晚才回来,我也没有答话。
   过了一会,同事突然自言自语说:“这个世界太神奇了,竟然有这样子的人”!
   我问他怎么了,他便说:“81岁的徐凤英老人。为了做慈善,她变卖了北京的房产,先后捐出去70多万元,在网上火了,有网友给起名叫中国好奶奶”。
我听后也很十分惊诧,毕竟、这么大岁数把房子卖掉,将居住何处。
   随后同事又说:“有素质的人和没素质的人就是不一样”?
   我又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他回答道:“人家徐凤英老人曾到建工部上海干校学习过,其后又调入北京市第二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机械处从事会计工作。直到1987年才离休。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明白事理,懂得人生,又有思想”。

      我说:“不见得受过和高等教育的人就有素质、有爱心、明白事理、又有思想。”然后又说:“不过向她这样的人才配得上伟大,纵然把全部家产捐资去,将来也不会冻死饿死。她这么做,家里的子女肯定也是同意的,这么说来,子女们也很孝道”。
   同事又说:“这个世界上好人多着哩,又不只她一个,前些天我看到一则新闻上说山西返底村村委会主任段爱平,为改善生活,她借钱做起了焦炭生意,两年赚了数十万元。最后把这些挣来的钱出资为村里建设小学。之后又建了养老院?;勾齑迕裰种惨┎?,改造全村电网,投资园林建设,栽植树木,而这些项目中她自己就贴了十几万。”说完他叹了一口气又道:“可惜了!这么好的人竟得了癌症”。
   我听后十分感动,又感叹道:“这样的人,是不怕死的。生与死没啥区别,活着的时候用自己的力量撑起一片蓝天,就算有一天仙去,她的精神也能永远璀璨的照亮后人”。
同事听了点了点头,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夜已经深了,室内潮湿阴冷,我躺在床上不知怎么睡意全无。翻来覆去想着同事的话。
   据说在内蒙古一个县长就贪污了17亿人民币,而且目无王法,还弄出人命案,对待下属及百姓极其残暴。如今成了囹圄之客。
   我想着人生浮萍,每一个人都逃不出命运的摆布,“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善因便有善果,种下恶因便结恶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自己的业障别人无法取代,只得自食其果。

儒家曾说过:“人之初,性本善”。
人与生俱来都是善良的,只是由于成长过程中,后天的学习环境不一样,性
情也就有了善与恶的差别。
人与人本来就是站在同一个平面上的没有高低之分,不论贫富、贵贱、健残。只是有时候是自己作践了自己,才会让别人鄙视、恶骂。
佛家也曾说:“邪迷之时魔在舍,正见之时佛在堂”。通俗化点就是一念为善就是佛,一念为恶就是魔。
   其实世间本来就没有恶念,也犯不着使恶,只是心生贪念,欲望滋生,才会生恶。本着一颗挚诚善良的心面对岂不是很好?何故要滋生杂念,为非作歹。
近日闻名遐迩的警察事件,也颇不让人安神,酒后枪杀孕妇,造成惨案。法律以故意杀人罪判其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及弥补被害人数万元物质损失。
如今百姓安居乐业,生活条件改善,反倒使人们的情感生疏,爱心缺失,道德干瘪,人伦败坏。不免让人唏嘘不已。

    纵然看见钱包被抢,路人也会无动于衷,看见老人摔倒,也会视而不见。不过亦有新闻播出数则事件,均是好人做了好事之后反被讹诈。
事出有因,皆不是我辈凡夫俗子能解。
   只是在这个茫茫深夜,晚风四起的时刻,我突然又想起那两个身有缺陷的乞丐,寄身何处。就像在我心中日夜追寻的那抹渴望又将在何处落脚?
   人间风雨烟尘,明天是否能再听到他们悠扬的旋律,然后看到他们在沉寂的夜色里,相互依偎,相互扶持。在灯火的映衬下呈现出一幅感人又凄凉的画面。
这些我不得而知。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