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经典文章 >

青春:残酷与美好并存

来源: 作者:彼岸花 时间:2013-09-15 21:23:23 点击:
去年这个时候,当我还是一介盲流的时候。我想到了一年后的今天,我是会与各位求是的同事们在一起。但没有想到此刻求是在一年内将迎来新的校区开业。虽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模样。虽然现在一些面孔已经离我们而去。无论值得怀念的,还是值得淡忘的,我

    去年这个时候,当我还是一介“盲流”的时候。我想到了一年后的今天,我是会与各位求是的同事们在一起。但没有想到此刻求是在一年内将迎来新的校区开业。虽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模样。虽然现在一些面孔已经离我们而去。无论值得怀念的,还是值得淡忘的,我们生命的路上都不会再遇到同一片树叶。
    在一整个上半年之中,我偶尔会独自处于一些淡淡的怀旧情绪之中。正如我在求是上次开业之前所写:“一年后,两年后,或是更长一点的五年后,我们不知道能否重温今日景象。很大的可能是不能。有时候,身边朝夕相处的同事、v朋友都会成为过客?;虺杉?、或高就、或深造,多年以后,很多往事都付于笑谈中了。有的人也会成为一个符号,有的事也会成为一个记忆。所有过往的快乐与不快乐,那时想来都可能会平淡如水。生命每个时段的人都值得去珍惜,因为就算是擦肩,也不会有完全相同的场景。我们多么需要一切都是美好,这样可以将甜蜜留在记忆中,不至于连回忆中都有风沙吹过。”
    半年后的今天,我说述说的,我所想象得到又发自内心不想看到的,大部分都成真了。因为我们在生命旅途的公车上,有的朋友要到这个站下车去转乘另一辆巴士了。最终我们也都会从一辆巴士转向另一辆巴士,或许我们共同转乘,又或许我们各自飘零。然后相信大家偶尔都会象我一样,记忆起青春里这些有风有雨有阳光的日子。
大半年以来,我们抛开时间的概念,求是走过相当长的一段路。现在让我去回忆,我都未必能记准确,我们何时在山峰,何时在河流,何时在冰川。我只记得我们一直在路上,这条路并非一马平川,并非千难万险,但精彩万分。我们见到了从未见过的风景,风景中最美的是我们用朝气书写青春的脸庞。
    明天,我们将兵分两路,寻找下一段风景。景色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因为我们还没有踏上那片“土地”。但如同我们每一次将要身处另一片天地的时候,我们必然是充满期待的。只要我们是准备充分的,前景一定是可乐的。因为,我们将要去面对的风景,我们自身的掌控力是超越自然界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神笔马良,带上我们真诚的心,谱写一片片阳光下的灿烂。也并不必那么高尚地说,是为了组织,为了领军人。我们是为了自己的明天,在残酷而美好的青春里,为未来铺下基石。因为青春从来没有功成名就,也从来没有一败涂地。只有将来一遍又一遍,可以在记忆里被唤起的美好。
    今日的我,与昨日最大的区别是我在别人喊我“方老师”时不再脸红心跳了,虽然我只是“近师而师”罢了。记得求是刚成立时,有女客商喊我方老师,当时我心跳加速,脸红到脖子根,连脉博跳动都乱码了,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初恋的感觉。遗憾的是,这女客商已年过四十,连叫姐我都觉得过了,更不要谈初恋了。但这一些硬性条件并没有阻止我的“红色反应”,要知道,我已经有整整10年不会脸红了,(可能是皮厚的原因)更何况只是因为“方老师”这个称呼罢了。
    如今我早已经没有这种感觉,我会在给客商打电话时,主动说,我是求是教育的方老师。无论对方是何种性别,都不会再因这三个字而激起我内心的小波浪。是因为我早已从感觉上接受了。包括一些学生见到我时,如果没有喊我方老师,我会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见了老师也不打招呼?可见我已经将这三个字印入我内心深处。
    一个人想着自己是什么,就慢慢地会成为什么。这是被证实过很多次的真理。这没有什么不对的,我对这个称呼的接受,甚至崇拜,正是我对这个职业的向往。只可惜,自幼学识浅薄,又何谈为师,为人师?a
    因此,各位老师们:在我内心深处,我永远在遥望着您们,如同在茫茫大海中遥望海岸线上的灯塔。求是是我们共同的舞台,但这舞台上的主角,永远是您们。
    愿在求是新的舞台上,大家再次散发万丈光芒。更照亮我们本已如火的青春。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