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经典文章 >

记梦

来源:未知 作者:三笔文学 时间:2013-04-12 11:44:59 点击:
昨晚间做一梦,梦见天地玄黄,吾怀抱一女,身边尚有一女及其父陪伴。至一村落,如潮汕地村居,有四合之屋,宽敞之埕。有男女老者于灯下围座,也有妇孺于厨下忙碌。吾与家人系外来乡客。四合屋与宽敞之埕虽村落温暖之气怡然,然,座椅等似为风沙所袭,多半污
 昨晚间做一梦,梦见天地玄黄,吾怀抱一女,身边尚有一女及其父陪伴。至一村落,如潮汕地村居,有四合之屋,宽敞之埕。有男女老者于灯下围座,也有妇孺于厨下忙碌。吾与家人系外来乡客。四合屋与宽敞之埕虽村落温暖之气怡然,然,座椅等似为风沙所袭,多半污染,欲坐还怕尘沙,故自找遮蔽之物,方敢落座。中心自觉其卫生环境颇差。心却宁静,怡然享受怀抱婴儿之乐。

  后欲离开,需过一如壁峭坡,有土凿之阶梯可任攀登,级数不多,于吾抱婴之人,却觉困难。攀得出头,却见一长身红衣黑裤男子俯卧于上,竟是一死了两三年无人打理掩埋之死尸骨架。旁边尚有人视若无睹来往。吾于梦中几有反胃之感,惧之,不敢过,返回。身边能走一女与其父却不见了踪迹。其父象是自行逛去,把那女儿丢了!吾又急之,见旁边人依然若无其事,心感:此地之风实在不好,死者无人埋,弃者无人管。

  后终于壮胆爬上那峭坡。却发觉那具多年没人管的死尸已被收拾??吭谝淮?,准备按潮汕风俗念经超度掩埋。大喜之,跑去找乡里老大,是一精壮男子,坐在那,面对我的欢喜脸上现出无可奈何又理所当然的神色,说:应该的啦!

  似此,梦醒。梦境清晰如在眼前。感而记之!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