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爱情文章 >

寻找我生命中那个最出色的人

来源:未知 作者:Nancy 时间:2016-11-25 08:11:57 点击:
我想你如果看了全篇,一定知道我是谁,也只有你自己才能知道我说的是你。因为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记忆! 还记得2002年的十一吗?那时候我们只是二十五六岁的小鲜肉,那时候还是七天的长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0月5日,我们第一次在圆明园的门口相约
我想你如果看了全篇,一定知道我是谁,也只有你自己才能知道我说的是你。因为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记忆!
还记得2002年的“十一”吗?那时候我们只是二十五六岁的“小鲜肉”,那时候还是七天的长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0月5日,我们第一次在圆明园的门口相约见面。之后去了香山,在香山脚下,我让你出示身份证,哈哈,当时并不是像你理解的,我怕你是个骗子,而是想看看你的生日,然后记在心里,到时候给你送上祝福。我们在香山爬了很长时间的山,之后坐公交车回家。我印象中我是在北太平庄站下的车,但是路痴的我,下车后一个人就糊涂了,来回东西南北的走了好几圈,最后打听路人才最终走回了小西天牌楼。那时候,夜色已微黑,华灯初上,尽管你没有送我回家,但我并不怪你,因为我们初次见面都还很陌生。
之后的三个多月,尽管时间很短,但是我相信我们所经历的都是真实的、真心的、真诚的,不是后来我从别人耳朵中听到的那样,你同时还交着另一个女朋友,是你家乡的早就定好的、父母都非常满意的老乡。
那时候,我几乎每个周末都坐火车去北京,你也来看过我一次。每次周五晚上从西客站下车后,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灯光明亮的天宁寺桥,我都很高兴,因为有了牵挂……
那时候,我们去过很多北京的大小公园,比如地坛公园、恭王府,还记得恭王府路上一棵徐向前元帅种的树……
那时候,我们经常步行,虽然已是冬季。记得有次走了很远很远,不知道到了哪里,挤公交连站的地儿都快没有了,赶回西客站送我走……
那时候,我们一起去过海淀图书城,我买了单位需要的《乞丐囝仔》那本书,只剩一本了,还比较破旧,至今还摆放在家里的书柜中……
那时候,我们在北航的校园里散步,有几个老太太向我们乞讨,要我给你买的,准备你下周每天吃一个的六个梨,你非常舍不得的给了她们一个……
那时候,我和同学去北京的人才市场看过后,去大运村找你,我们一直都是短信联系,发出后迟迟等不到你的回复,我也没敢打电话,又坐公交回家,半路上等到你的回信,又折返回大运村……
那时候,我们的手机都还不是智能手机,不能上网,也没有如今的各种聊天软件。每天都是短信联系,常常有网络丢包、收不到的现象,但我印象中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埋怨和误会……
那时候,我也会写电子邮件给你,因为使用的是单位公用值班电脑,怕同事看到,会加密,有次忘了解密就发给你了,结果你打不开,追问我密码,才坦白了我曾经大学的时候谈过朋友,那个密码是我曾经和前男友共用的密码。其实我本可以谎称我把密码忘记了,重新再写一份或发一遍解密的给你,但是我没有,我善良的本心不想对你有所隐瞒,我想用我的真诚换你的真心。后来,我哭了,你问我,只要他再回来找我,我也不会再回头了,你就不介意。你又说,我是你第一个如此交往的女孩……
那时候,我们也会骑自行车出游,或者把自行车存放在某个公交站周围,再坐公交去逛,北京的公交一直都很多人,也常常堵车,但是我没有烦过,因为那是我们的共同经历……
那时候,每次吃饭,你总爱把米饭倒入汤中和着吃,你说南方人总是喜欢这样吃,你说明明知道对胃不好,但还是喜欢……
那时候,我给你买了围巾、手套,我们准备在大运村的体育场跑步……
那时候,我们去五道口的电影院看过一部国外电影,电影的名字和内容我一点儿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一直在给你拨板栗吃……
那时候,你会摘下我的手套,拉着我的手,在北京的大街上走、走、走……
那时候,我们最亲密的接触就是手拉手或在等公交车的长凳上,我坐在你的腿上,你圈抱住我的腰……
那时候,你常说你的生日是艾滋病日,很尴尬……
那时候,由于工作和学习专业类似,我们常常有很多通信的话题可以聊……
那时候,你从小西天牌楼打车回大运村,上车前我总爱问你,有没有带钱,你总回答我,当然带了,难道坐“霸王车”吗?哈哈……
那时候,我们从回龙观坐公交回北航,比票价又多坐了一两站,怯生生的偷乐着跑下车……
那时候,你推荐我听了一首歌----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那不是我第一次听,但是却是印象最深的一次,你说你喜欢它的曲调……
那时候,你让我找一张我的照片给你,我翻来找去,挑了自认为最好看的一张,是在中华世纪坛跟齐白石老爷爷的雕塑合影的一张。等周末你从西客站接我下了火车,坐公交回小西天的路上,我拿给你,你却根本没细看,我略有不快,你却说,真人现在就坐在旁边,谁看照片???哈哈……
那时候,我们常常约在小西天牌楼旁边的中国电影集团门口见面,因为我父母的家就在旁边不远的楼上……
那时候,我比任何一年都盼望冬天快点过去,好让白天更长一些,晚上黑的更晚一些……
那时候,因为我刚上班,独自一人没有负担,央企工资待遇又不错,所以从来没吝啬过钱,给你买了当时最著名的品牌波司登的鹅绒羽绒服,我记得是深绿色的,你穿上很好看,你一再要给我钱,我都不要,最后还是在我进了西客站,你走后,我掏兜才发现,你不知何时已悄悄放入了几百元钱……
那时候,我坐火车回工作地,因为是独自一人,常常被其他乘客要求换座位,我默默的流过好几次泪,觉得自己好可怜、好孤单……
那时候……
那时候……
那时候……
还有很多很多,我想把所有的记忆都描述珍藏下来……
2003年的春节前,你要出差一段时间,之后直接回家乡过年。2003年的春节,是我有生之年,最不开心的一个春节,十天间,我给你发的几条短信你一概没有回复。春节上班后,你说手机没电了,没来得及充,你说你父母因为异地不同意我们交往……
2003年元宵节,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那晚,你什么话也没有说,我也没有再争取,一直故作开心的安慰你,也许是因为你父母不同意是我之前曾经某种程度上预料到的,也许是我切身感受过父母不同意对当事人的巨大压力,我不想让你为难,所以我很坦然的接受,我说希望我们以后还可以做朋友,我再来北京,希望你可以请我吃好吃的,哈哈……
2003年的非典,彻底隔绝了一切,从3月到7月,我们只简短的发过一两次短信,也都是询问非典、消毒等情况的内容。父母帮我找人调工作到北京的事情,也因为每个住宅小区都被封锁了而没有丝毫的进展……
2003年的7月,你发电子邮件给我,只有一句话:以后不要以任何形式再联系我了!我把邮件删了,再也没有打搅过你一次,也彻底的与你失联,让你走出了我的世界,尽管我一直记着你当时使用的手机号码是130519**784,也一直记着你当时QQ的昵称是fly***er,但我再也没有勇气去拨打电话,去查找你的任何信息……
2003年非典过后的10月,我去北京参加系统内另一个央企的面试,大学同学问我要不要他帮忙找找人,我谢绝了,因为北京已经没有让我想留下来的人了。时机错过了,也许是天意……妈妈后来对我说,我当时很憔悴,是她见过的我状态最不好的时候。
之后,我从别人口里,听说你状态也不太好,还埋怨过给你介绍我的你的研究生导师。你的姐姐也打听过我的地址,想当面来找我,让我别再骚扰你,说你其实早就有女朋友,你女朋友看到了我的照片等等。我真的觉得好冤枉,我自从春节后知道你父母不同意开始,就丝毫没有想过要纠缠你不放,之后的短信也绝对是毫不越界的朋友之间的问候。就像《一生有你》歌词中写到的:“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我知道我就是你生命中的一个普通过客。即使像《一生有你》的歌词中写到的“你能否感受我的爱”,我想说,我能,我不相信你当时同时还有别的女孩,我至今仍觉得你当时对我是真心的。我的真心就更不用论证,相信你也能感觉得到。
前几天,跟同学聊天,他们对我说:“像你这么善良的人,应该有更好的机会,认识更出色的人”,当时我就想到了你。我很荣幸能认识你,因为你是我真心喜欢的人,是我遇到过的最出色的人,却错过了……尽管你相貌普通,当时很瘦,但是你的学习气质,你的斯文内敛,你的沉稳又不失可爱,是我真心喜欢的。
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之间音讯全无,还有几天就是你的40岁生日了,你过的还好吗?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拥有了幸福的家庭,有一个比你帅、比你还高的老公,有一个可爱听话的10岁女儿。你和她在一起了吗?真心的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也不枉我这个莫名其妙的人被冤枉。你和她同是南方人,又是老乡,又都在北京,肯定春节回家、照看孩子都方便。
写下这些,并不期待你能看到,也不盼望你与我联系。只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情感和记忆。我是个记忆力很好的人,常常想起往事,实在压在心头,不堪重负。用笔记录下来,就像一坛美酒用布块和皮筋扎好口一样,可以将我的记忆封存,让我不必日日惦记,害怕遗忘。
从人人网搜你的名字,看到写着你生日的那个默认头像,我心里一惊,转而又喜?;购?,你一直真实的生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虽已失联数年却一直住在我心里,让我有生之年,有最美好、最纯洁、最真诚的一段感情经历,感谢你……
 
------分隔线----------------------------
  • 上一篇:晚安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