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天二四六 > 爱情文章 >

抢“死”的故事

来源:QQ184001085 作者:晚成 时间:2016-02-24 18:30:38 点击:
抢“死”的故事 近期,看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新篇”中几篇关于山东高密的回忆性散文,对我这个与作者同时代出生的人而言,感慨颇多,深有共鸣,尤其是文中对童年趣事的描写,更是感同身受。依照莫言的“胡芦”,我也模仿画一个“瓢”,是有关我童年拾

抢“死”的故事

近期,看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新篇”中几篇关于山东高密的回忆性散文,对我这个与作者同时代出生的人而言,感慨颇多,深有共鸣,尤其是文中对童年趣事的描写,更是感同身受。依照莫言的“胡芦”,我也模仿画一个“瓢”,是有关我童年拾粪抢“死”的故事和其它几件趣事??晒?0年代前出生在农村的人共同回忆那段贫困的生活。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是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地处苏北农村的农作物连年欠收,加之国家还债等原因,村民全都挣扎在饥寒交迫的死亡线上,主要食物的来源,仅仅依靠国家发放的一点点救济粮,远远解决不了饥肠咕噜的问题。我家当时只能用山芋、南瓜滕和野菜等充饥,更有甚者用植物的树皮、草根和小动物如小蝌蚪等当食物。我清楚记得当时我家最好的食物就是“山芋渣”,做法是用山芋剁碎放点豆沫熬成一锅稀稀的“粥”,低头能照见人影,即便如此,每天也只能吃上一二顿。我3岁的弟弟有点“自私”,每当有人用勺子盛“山芋渣”时,他便抱着粥桶哭不让靠近,姐姐们都明白小弟此刻还没“饱”,他看到桶里有限的食物被人盛走,他那本来就吃不饱的肚皮又要挨饿了,全家人围在桌边,面面相觑也很“尴尬”。大人们对饥饿带来的折磨和痛楚还能克制,而年幼的我和弟弟几乎整天张大嘴巴哭闹着叫饿,隔壁的孔叔每每见我就说:“小五子,饿了脸朝风口大哭就不会再饿了”。此后,我“认真”的试了几次都不管用,妈妈说孔叔逗你玩的,风吹到肚里哪能当饱。在爸妈和姐姐们的开导劝说下,我终于也“明白”了一些道理,后来再饿也不哭了,并且还哄弟弟不哭。自那以后直至今日,掐指一算50多年过去了,我再没有受过比忍受饥饿更难熬的情境了。次年,饥饿问题略有好转后,我也懂事了,在玩耍之余还能为家里做点小事情。印象中我的童年第一份活计是拾粪。

当时我家人口众多,全家大小9口,大哥已成家,大姐在县城上中学,家中2个大人5个孩子,吃饭穿衣全靠爸爸妈妈不知疲倦的日夜劳作,爸爸非常能干,整个家庭经营的有条不紊。他会根据孩子们的年龄大小,依次进行不同的分工。姐姐们主要的活计是打猪草、放耕牛和拣庄稼(收割人家遗落的零星作物)等,而适合我这个学年龄前儿童活计的是拾粪。曾记得每天清晨便挎上粪兜,拿着粪勺,到离家较远的田间地头或沟边树林寻找人屎狗粪。不论是烈日炎炎的盛夏还是寒风凛冽的隆冬,清晨必须出发,如果去晚了被人拾过那就没戏了。有时候为了玩耍方便,还相约几个小伙伴一同拾粪。更有趣的是当大家同时发现一个“目标”时,会毫不客气的奋力向前冲,用粪勺干净利落地兜起来归为已有,而我因为身高腿长往往跑的较快,所以抢到的机率较大,没抢到的伙伴会在后面痛骂——你们在抢“死”啊。哈哈,管他真骂假骂呢?抢到屎才是真本事。当夏季高温炙热时,挎在身旁的粪便臭味难当,但有这样的味道比没有味道的好,其“臭”如兰聊以自慰。因为田野里粪便不多,往往跑了很远才能拣到一泡,即便是没有什么养分的狗屎猫粪也值得庆幸。别小看这几泡粪便,再加上自家茅坑里积累下来的屎尿,搅合搅合,积少成多,也能为地里的庄稼提供一点点的有机肥料。当时还没听说过“化肥”二字,更谈不上“无机”了。

除拾粪活计外还有二件活计较有意思。第一件是“扫树叶”,每当秋季来临,也正是农家柴火最困难的时节,我带上扫帚背着篮子到柳树林下扫落叶,树叶尚未全部枯萎,斑驳寥落仅稀稀可见,要低头弯腰若干次,穿梭在上千颗树间,才能扫到一篮子又细又长、又轻的树叶,再往返十几里背会家。妈妈接过篮子掂了掂说:“你辛苦了,但这一篮子叶子还不够做一顿稀饭”。我顿时觉得我的“成绩”怎么这么眇小,真的不相信,于是把头伸到火膛边,柳叶往锅膛里一推,顷刻就被燃尽,火苗也不大。心里真不是滋味,还抱怨妈妈,怎么不让我去扫熬火的树叶呢?第二件是“拾庄稼”。当地上的庄稼收割以后,还会有极少的一部分遗留在地里。姐姐在人家刨过的地里,再根据植物生长的位置用铁爪子翻开土壤,我把大块土壤弄碎在里面寻找“宝贝”,每当发现一个小小的花生果或一个很细的地瓜时,就会兴高采烈地大叫:“姐又有啦”!兴奋的如获至宝,连续干了大半天,姐姐一身汗水我一身泥巴,但看到篮子里有几十?;ㄉ蚣父鲂∩接蟮睦投晒?,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姐姐牵着我的手,飞快地回家报喜邀功。

更让我觉得难为情的是上小学那会儿,每当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都会争先恐后上厕所,而我总是最后才进去。究其原因,不是男生的生理缺陷,而是我穿的是女式裤子(开叉在右边)。有一次在小便时不小心被同学发现,引来了同学们的轰然大笑。放学回家后跟妈妈闹着不肯再穿。妈妈耐心地劝说:“你上有四个姐,不拣她们的旧衣裤怎么办?还没给你穿她们破的大花衣呢?家里哪有钱给你小的做新衣服呢”?后来想想妈妈说的对,我排行老六,能有衣服穿不挨冻就很不错了,哪能管得上男式女式呢?

读莫言的书,回忆童年的苦难经历,叫人久久不能平息。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